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哨嚮〕琉璃夜:第二晨

#主CP:戰爭英雄奧塔別克X小皇子尤里;皇太子維克多X皇太子妃勇利

#其他CP:公主米拉X宰相之女薩拉;少將軍披集X小王子承吉

#幻想世界設定。哨兵響導設定、ABO設定。

前篇: 楔子  第一暮  第一晚  第一夜  第一晨  第二暮  第二晚  第二夜

這一次也有新出場的角色~一整個「要怎麼分辨故事中誰是維克多陣營的人?只要是原著裡的花滑選手就是了」的概念(傻笑

還有應該有人早就猜到維克多、米拉和尤里的父皇、母后是誰(笑

520會有一篇番外,然後再更新第三暮這樣。(微笑

以下。


第二晨:劍聲X無聲

 

      救回勇利的頭兩天,維克多會在半夜驚醒,確認了勇利真的自己身邊後才又重新闔眼。

      受到維克多感情波動影響的勇利也會跟著醒來。他自然能感知到維克多為什麼會醒來,便自己靠近維克多的懷裡。這個舉動不只是想消除維克多的不安,也是讓自己能夠從維克多的體溫和信息素得到安定。

      勇利白天時半開玩笑的說:『老是睡到一半醒來,有憂鬱的人應該是維恰才對。』

      明明他才是那個會在半夜裡夢見自己仍被囚禁孤身一人的那個吧!

      維克多一點反駁的意思都沒有:『可愛的勇利不在身邊,我當然會憂鬱啊!』說這種話維克多總是絲毫都不覺得害臊。

      像平時一般的語調,但他確實地把對勇利的眷戀傳達給他。

      維克多自己沒有說過,可是睡在隔壁房間的格奧爾基在好不容易逮到的幾分鐘維克多和別人說話的空檔,告訴勇利:『堂兄不准我們告訴你,所以你不要讓他知道我說出來。勇利你不在時候,堂兄他一天也沒有睡好。可以的話,大家都希望你能逼他多休息一下。』

      於是那之後勇利到了晚上就自動睡在維克多的懷裡,讓兩人都能有一夜好眠。

 

      因為勇利的出現才學會主動去愛一個人的維克多,自然也是和勇利在一起才體會到完全結合標記過的哨兵和嚮導之間的羈絆緊密深刻是怎樣的刻骨銘心。

      在維克多比現在的尤里還小一點的時候,在還有家庭教師來教導他的那段時間,他總認為書本上說,完全結合後的哨兵和嚮導不能分別太久,特別是越高相容度的伴侶雖然能力越強但也越不能離開彼此,結合期當中更是需要形影不離… …云云,這些字句都言過其實。

      可是有了勇利在身邊以後,親身體驗了這一切,維克多反倒覺得課本上太過輕描淡寫了。

      他可愛又害羞的伴侶本來是連牽手都會臉紅的生澀小豬,在那段期間裡可會大膽地主動投懷送抱。讓維克多徹徹底底、裡裡外外把這碗可口的豬排飯吃乾抹淨了好幾遍。

      甚至讓維克多成功達到一口氣把勇利生疏地喊著「殿下」的習慣改過來,越過了「維克多」這個本名,直接讓他喊自己「維恰」的目標。事後就算勇利想要改回來,想當然爾也不會被維克多允許。

      帶著勇利回到羅爾西亞皇國以後,維克多需要負起自己身為皇太子的責任,勇利也需要學著怎麼做一個太子妃及未來的王后。中午偷空相處,和下午刻意在走廊上會面,之後兩人得到晚上才能相見。

      先受不了的不是情感較為纖細的嚮導勇利,而是大孩子一樣的維克多。他想念在日昇公國的生活,無憂無慮,和勇利兩個人整天膩在一起。

      他恨不得把勇利無時無刻帶在身邊,卻又不想當自己為了國家的事感到煩憂的時候,勇利見了會擔心。尤其是政變發生前的那段時間,勇利看不到的時間裡,維克多的臉色沒有一刻是好看的。

      為了早一點見到勇利,回國後的維克多變得比以前更努力、快速、確實地完成自己分內的政務,批閱完自己該讀的公文。

      有件事經常犯迷糊的維克多自己也許忘了,但他父皇可沒有忘記。

      他獨自啟程去日昇公國那天,滿頭白髮、前額已經禿了大片的老沙皇趕到港口,對著兒子大喊:『維恰!你給我留在這裡!』

      可是那一意孤行的維克多回頭,淡然地說:『父皇,你是很棒的父親,也是很優秀的沙皇,今後也是如此。』

      『你這樣太冒險了!』不管父皇說了什麼,維克多都沒有回頭的打算。

      他挨近父皇,親暱且尊敬地親他的臉頰,然後說:『再見。對不起,我這次沒有聽你的。』

      後來老沙皇暴怒著大吼:『還敢說!你從來就不怎麼聽話,好嗎?!』的聲音整艘船上,不需要具有哨兵的感官,每個人都能清楚聽見。

      明明是那樣的兒子卻可以這麼安分地完成工作。老沙皇雅可夫都感慨讓這個自己都管不住的長子結婚真是個正確的決定,對象還是個這麼乖巧又孝順的Omega嚮導。先不提身分,雅可夫倒覺得是自家這個皇太子配不上人家。

      不管怎麼說,維克多和勇利從完全結合後,一次也沒有分開超過四個小時。

 

      這一回和維克多分開了一個月以上,勇利會因此產生憂鬱的症狀這一點能說是預料之中。就是精神素質再強、內心再堅定的嚮導都難逃這樣的精神侵蝕,像勇利這樣內心格外脆弱、比誰都還要容易受傷、比誰都要愛哭,又怎麼可能平安度過這被迫分離的時間呢?

      維克多當然知道這件事。即便他現在不是一個試圖挽救自己國家的王國前皇太子,而是一個坐在皇國頂點的沙皇,也不能抹去勇利在分別期間心理承受巨大傷害的事實。

      至少可以慶幸的是他現在能把勇利留在身邊,用實際的結合與長時間的陪伴慢慢讓勇利復原。

      維克多所聚集起來的人,和他從國外找來的夥伴,上上下下每個人都知道維克多從把勇利帶回來後連一分鐘都不和勇利分開。

      勇利提出過異議,表示維克多有更重要的事,自己的情況可以晚點再說。

      維克多要是在這件事上聽勇利的,他就不叫做維克多了。最後當然一秒鐘都沒有少,維克多繼續著寸步不離勇利身邊的計畫。

      當初為了不讓勇利擔心,沒有把他時刻帶自己身邊。結果不但造成勇利感受到他的情緒低落而更加擔心,也給了敵人抓走勇利的機會。維克多說什麼都不會再犯相同的錯誤。他要親自確保永利的安危。

      帶回了勇利之後,接下來就是要正式和叛變的軍閥宣戰。維克多期待著,等他收復了他們家族所失去的權力,他就可以把米拉和尤里帶回來,也許… …如果行蹤不明的父皇和母后並沒有喪命,他還能救他們。

      維克多在這個月裡沒有一刻不想到勇利,這不表示他沒有想起過他的親人。他想念和親人在一起時光的心情,絕不會亞於拼命想要回到羅爾西亞皇國的尤里。因此任何天大的原因都不會讓維克多收手。

      因為有勇利在身邊,維克多的情緒非常穩定,所有事情的安排準備也有了突飛猛進的進展。

      剩下最後一個人。在維克多的計畫裡需要的支援還有最後一個人。

      等那個人到達以後一切就萬事俱備。他來到後休息了一天,隔天和維克多及其他人一起訂下了出戰的時間。

 

      在正式行動的前一天晚上,維克多坐在窗前看著月亮。他身後本來在看書的勇利從後面靠過去抱著他的腰。

      「維恰,在擔心嗎?」勇利的聲音非常溫柔,他一面在上陣前最後一次為維克多梳理意識雲。

      維克多搖搖頭,將自己的大手按在勇利的手上:「這是一定要做的事,只是… …我真不願意讓你去這麼危險的地方。」勇利還不能和維克多再次分開,而且有勇利在身邊維克多能發揮的能力是平時的幾倍。他們都需要彼此在身邊。

      「別想太多,維恰會看著我、保護我,不是嗎?」勇利的聲音在笑,精神嬌弱又患上憂鬱嚮導勉強著為自己的哨兵展露笑容。

      話一出,維克多把勇利拉到前方摟進懷中。

      「勇利,我保證!我會看著你,這一次我絕對不會再讓他們傷害你。」這是個誓言,是維克多的決心。

      「我相信維恰。」勇利吻了維克多的額頭。

      這個吻滿足不了比自己的精神嚮導更像餓狼的維克多,單手捧起勇利的臉,貼上勇利的唇升級這個吻。

 

      最後一個加入維克多的陣營的人,是相距半個星球之遙的夜行族斯塔達柯納帝國王儲。他和原本的維克多一樣,都是將要繼承王位之人,有著在自己的種族中壓倒性的強大力量。

      那個人通稱做「J.J.」,不過在全世界上他的名氣估計只輸給維克多,他的本名「讓·雅克」也是眾所周知。

      自大、愛說大話卻又言出必行。他的性格令人又愛又恨,不過在這種時候他的能力和從不食言的作風都讓他會是一個好夥伴。

      加上最後的JJ,再扣掉暫時不能公開身分的承吉,他們一共應該總共十個人。

      但是有兩個人卻插足進了維克多的計畫。

      那一天騎在那匹有著閃電色澤的龍背上來到羅爾西亞皇國的人,不單是維克多要請來的薩丁尼亞共和國宰相之子米凱萊與翼人族波希米亞公國騎士團副團長埃米爾。還有一位和米凱萊容貌相似、同樣手臂上有著龍使族特徵的黑色長髮少女及一個紅髮少女。

      其中紅髮的那一位,維克多再熟悉不過了… …

 

评论(42)

热度(85)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