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ABO】Yuri In Love 520番外

#CP:奧塔別克X尤里,維克多X勇利

#原著三十年後設定。ABO設定。奧尤、維勇都是已經結婚有孩子的設定。

#自創角有,私設定有。

#奧尤的孩子和維勇的孩子的故事,奧尤還有維勇的故事穿插這樣~

前篇連結:全世界  If Only...  шоколад  Encore  玫瑰情人節

寫完之後之只想說,這是在接龍嗎?XD

發完回去寫琉璃夜去~

祝大家520快樂!還有在灣家明天還要考試的各位要加油喔~

以下。

 

      「我愛你」可以陳述在千言萬語之間,也可以顯現在舉手投足之間,還可以包含在一份小小的禮物裡。

 

      那說不上是一個實驗,也不會是一個賭注。崑蘇絲露再一時興起這麼做的時候,已經料想到了結果。

 

      崑蘇絲露有個一樣是女子花式滑冰選手的朋友,名叫「茱莉亞.拉.伊格萊西亞」。茱莉亞的國籍是美國人,不過因為她的Omega父親是中國人的緣故,中文也是她的母語。

      她告訴崑蘇絲露,五月二十日這個日期在中文裡的諧音就是「我愛你」。

      於是崑蘇絲露在這天之前做了八個手機吊飾,用的就是「愛」這個主題。透明的圓圈裡面放入了不同顏色的星沙以及金屬製的小滑冰鞋和其他的素材,最後用帶著頑皮風格的字體寫著「любовь〔俄文:愛〕」。

 

      這天,崑蘇絲露就像往常一樣,縮進爸比尤里的懷裡睡午覺。

      和她同年的其他人到她這個年紀,絕大多數都不會在這樣撒嬌了。但崑蘇絲露維持著自己的稚氣,因為她的爹地和爸比喜歡她這個樣子。

      一起睡午覺的時間,是尤里和女兒特別親近的時光,就算是奧塔別克和寬迪克也部會輕易打擾,至多是躡手躡腳的在他們兩人旁邊躺下,偷偷分享一下這份溫馨。

      午睡之前,崑蘇絲露把第一個吊飾給了尤里,那裡面的星沙是黑黃相間的豹紋顏色,以及貓臉剪影、熊臉剪影的素材。「今天的日期是我愛你,所以我要送這個給爸比。」她笑得像太陽「爸比,我愛你。」

      尤里給了這有靈巧雙手又貼心的女兒一個擁抱:「我也愛妳,我的寶貝。」

 

      崑蘇絲露把剩下七個吊飾交給尤里,然後說明了用意。簡單來說就是尤里可以隨意送一個給自己愛的人,然後再把其餘的交給那個人。收到的人也同樣送一個出去,再讓對方重複一樣的動作,直到全部送完。

      這種有些麻煩、特異的事情尤里平常絕對是不會做的,但因為開口的是自己的女兒,他也就答應下來。

      尤里當然是送給奧塔別克,這點無庸置疑。

      今天店沒有營業,習慣為家人準備下午茶的奧塔別克料理的地點換成了家裡。尤里喜歡看奧塔別克在廚房忙碌的樣子,崑蘇絲露喜歡看爹地做菜的習慣就是受他影響的。

      午睡之後,趁著廚房只有他們兩個人,尤里把吊飾給了奧塔別克。

      尤里為奧塔別克選了和自己跟女兒眼睛一樣的翠綠色星沙的吊飾,裡面的素材是兩張迷你CD、金屬製的小鍋鏟和一束薰衣草。

      「這是?」他看著這精巧的吊飾,想著尤里還沒有解釋呢!

      尤里把崑蘇絲露說的話復述了一遍。

      「所以?」

      沒想到奧塔別克又繼續追問。尤里一下就懂了奧塔別克想要的不是近一步的解釋,他環住奧塔別克的脖子,在他耳邊說:「我愛你,貝克。」

      奧塔別克摟住他,重覆著這麼多年他都不會厭倦的動作,親吻尤里:「我也愛你,尤拉。」

      就算再重複一千遍一萬遍… …到算不清次數,他們都不會對彼此的擁抱親吻感到厭煩。

 

      自己的那份吊飾就是從尤里手中收到的,奧塔別克當然不能再反過來再送給尤里。

      於是下午茶之後,回復了廚房和餐桌的整潔,接著奧塔別克敲了敲兒子的房門。

      奧塔別克看了所有的吊飾後,選定了寬迪克肯定會喜歡的一個。裡面的星沙是金色的,寬迪克和尤里都喜歡的那種亮金色,還有相機造型的飾品及肉桂花。

      對於爹地會送這樣禮物給自己,寬迪克有些意外。這個體貼的孩子到不至於會說出「這是因為爸比和西露你都不能送吧!」這樣煞風景的話。

      寬迪克當然知道自己的爹地很愛自己,不過能夠收到這樣實際的傳達,還是有一股暖洋洋的感覺。

      看著正盯著吊飾微笑的寬迪克,奧塔別克把兒子抱進懷中,他突然覺得自己沒有像這孩子小時候那樣經常抱他,就捨不得放手了。寬迪克被抱得有點難以呼吸,可是他也不希望爹地放開自己。

      「迪克,我愛你。」奧塔別克清楚地用字句告訴兒子。

      「我知道。爹地,我也很愛你。」寬迪克回應著,難得地像妹妹那樣撒嬌。

 

      晚餐之前,寬迪克臨時把瓦列里叫了出來。他從爹地那裡收到吊飾之後,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瓦列里,畢竟家裡他是最晚收到的了,家人以外他當然沒有瓦列里以外的選項。

      「迪克,怎麼了?」瓦列里打開家門,跑向守在門口的年下男友身邊。這麼突然的跑來害他以為是出了什麼大事。

      「就是… …我們家西露說今天的日期正好… …」寬迪克把剛剛從爹地奧塔別克那裡聽見的東西原封不動再轉述給瓦列里聽,解釋完畢後他說「所以這個給你。」

      瓦列里接過吊飾。和爸爸還有姊姊頭髮一樣顏的星沙!瓦列里覺得驚喜,那是他最喜歡的顏色之一。吊飾裡還有咖啡杯和蛋糕的剪影素材,這一點瓦列里也很喜歡。

      「謝謝你,迪克。」瓦列里臉上掛著和他媽媽一樣溫柔的笑容。

      寬迪克單手把那張漂亮的臉拉近自己,佔有地吻下去,等瓦列里被他吻到癱軟在他懷中,寬迪克才心甘情願地輕聲說:「我愛你,瓦利亞。」

      「我… …」還沒緩過來的瓦列里調整了一下呼吸「我也愛你。」

 

      要把吊飾給爸爸維克多還是媽媽勇利,瓦列里有點猶豫。他從小就比較黏媽媽,和媽媽也更親近。可是他不只愛媽媽,他也愛爸爸,那個呵護著他的爸爸。

      每次都先想到媽媽,也該對爸爸有點表示才行。所以這次,他決定先送爸爸了。

      和寬迪克道別之後,家裡已經在準備晚餐了。爸爸每天都會在旁邊幫媽媽的忙,他要單獨送給爸爸只能等到媽媽去廁所的時候了。

      「爸爸,這個給你。」

      當瓦列里把吊飾遞到維克多面前時,維克多在看清楚是什麼東西之前就先一把將他抱起來:「太棒了!是瓦利亞送給爸爸的禮物,爸爸我會很珍惜的。」

      「真是的,爸爸先聽人家把話說清楚啦!」

      在維克多的堅持下,瓦列里已被抱起來的狀態說明自已從寬迪克那裡聽到的來龍去脈。雖然知道製作吊飾的人不瓦列里,但是光是瓦列里選擇把吊飾送給自己就夠維克多高興到要邊笑成愛心型的嘴巴邊冒小花了。

      「真是的… …」瓦列里垂下頭,真是對自己這個傻爸爸沒轍。但話他還是要說「我愛你,爸爸。」

      「我也愛你,瓦利亞。」

      維克多根本沒有放下瓦列里的意思。所以等他看清楚瓦列里選擇的吊飾裡面放了勇利眼睛光澤那種琥珀色星沙,還有櫻花的飾品跟貴賓狗的剪影,是晚上的事了。

 

      晚餐之後,維克多拉著勇利去散步。

      兩個人牽著手看著每天都會看見,但每天都會有不一樣的感受的景色,不變的是和對方在一起看什麼都很美。在倒映著月光的橋上,維克多把他選擇的吊飾送給了勇利。

      藉著月光和光線強度美的恰到好處的路燈,勇利可以看清楚吊飾裡用的是維克多眼睛那種蔚藍的星沙,成片的藍玫瑰,文字的上方還有一塊… …那個顏色和造型是炸豬排吧!勇利忍不住笑了。

      維克多說明了吊飾的由來和整件事的經過,勇利都耐心的聽著。

      「原來如此啊!」勇利站近一步,靠在維克多的肩上「我很開心。維恰選擇我就表示維恰想到我啊!」

      看到藍色的玫瑰就會提醒勇利,維克多有多愛他。

      「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你。」趁著這個姿勢,維克多很容易就把勇利抱住「我愛你,勇利。很愛、很愛你。」

      「我也很愛你,非常愛你,維恰。」

      勇利想要在維克多的臉頰上輕輕留下一個吻,但是卻被維克多給捉住,強行變成了一個時間可以長的像是要到天荒地老的深吻。

      心情大好的維克多,這天晚上是抱著勇利回家的。然後一臉得意地對勇利和孩子們宣布:「我還很年輕呢!你們可要多依靠我喔!」

 

      勇利當然就是把吊飾送給克拉拉了。

      他對兩個孩子的愛是均等的,不過維克多告訴過勇利,瓦列里已經從寬迪克那裡收到禮物。

      洗過澡後,勇利走進克拉拉的房間。

      勇利對維克多表達愛意時比較害羞,但對孩子們就直白多了。

      他幫克拉拉整理著頭髮。勇利喜歡這樣做,可以有多一點時間和克拉拉聊天。

      「克拉拉,媽媽跟你說喔!」勇利邊幫克拉拉抹上護髮素「媽媽,很愛妳喔!」

      克拉拉被媽媽小小嚇到:「媽媽怎麼突然說這個啊?」

      「聽說今天的日期是『我愛你』啊!」勇利重複了今天一在被反覆的整件事情,然後把吊飾給了克拉拉。

      像崑蘇絲露的頭髮一樣是奶金色的星沙上面裝飾著小小的王冠,還有幾朵洋甘菊。勇利挑選的這個吊飾克拉拉非常喜歡。

      「我愛你,媽媽。」克拉拉站起來擁抱勇利。

      「我也愛你,克拉。」勇利再一次強調,輕輕撫著這令他自豪的女兒的背。

 

      克拉拉在睡前突然出現在窗口時,崑蘇絲露差點就要叫出來。

      「噓!不可以發出尖叫喔!怪盜要來偷走公主殿下的心了。」克拉拉的動作和台詞都帥到讓崑蘇絲露著迷。

      不過,現在不是欣賞的時候:「我的房間在三樓欸!太危險了!」

      「放心,我是順著旁邊的樹爬上來的。」克拉拉坐在窗框上「因為我一定要在今天結束之前拿來。五月二十日快樂,西露。」

      克拉拉攤開手掌,裡面是最後一個吊飾。以克拉拉眼瞳的海洋藍色那般的星沙和蝴蝶、書、牛奶瓶的剪影裝飾著,半透明的吊飾。

      崑蘇絲露笑了,她想的一點都沒錯,這些吊飾經過爸比、爹地、哥哥、瓦利亞哥哥、維克多叔叔、勇利叔叔、克拉,然後最後一個就回到自己手裡。

      「大家都說了『我愛你』嗎?」崑蘇絲露好奇地問。

      「應該是喔!一個一個傳過來的時候,都有這麼說。」克拉拉微笑著回答。

      崑蘇絲露沒有接話,滿是期待地看著克拉拉。

      克拉拉知道這個小女孩不說話,但是想要什麼。她從窗框跳下來,抱起崑蘇絲露:「我愛你,我的西露。」

      「嗯。我也愛你,我的克拉。」

      被抱起來比克拉拉還要高,所以崑蘇絲露俯身主動吻了克拉拉。

 

评论(6)

热度(89)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