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哨嚮〕琉璃夜:第三暮

#主CP:戰爭英雄奧塔別克X小皇子尤里;皇太子維克多X皇太子妃勇利

#其他CP:公主米拉X宰相之女薩拉;少將軍披集X小王子承吉

#幻想世界設定。哨兵響導設定、ABO設定。

前篇: 楔子  第一暮  第一晚  第一夜  第一晨  第二暮  第二晚  第二夜  第二晨

以下。


第三暮:實話X情話

 

      尤里喜歡奧塔別克。這是尤里自己很早就意識到的事情。

      這不是因為奧塔別克救了他產生的一時衝動。他們一起行動的這段時間裡,他一直看著奧塔別克,看著這個沉默卻溫柔、強大的Alpha哨兵,感受到他的溫柔、保護。尤里在奧塔別克身上找到了自己缺乏的特質和安全感。

      就算奧塔別克只是為了他的響導能力,就算奧塔別克並未真的喜歡他,尤里也想把奧塔別克留在自己的身邊。要是皇姊米拉知道了肯定會笑話尤里。但這是尤里身為Omega嚮導的天性更是他的任性,就算是靠著高相容度和身體也好,尤里也想要把奧塔別克留下。

      唯一讓尤里留住理智的是,他還要找到大皇兄維克多,要參與復國這件事,現在的尤里不能順著慾望讓自己給禁錮在這裡。

      想到這裡尤里心裡掙扎起來… …

      突然尤裡無法再思考,只覺得一股溫熱和大量的情緒資訊湧進腦袋裡… …尤里被奧塔別克進懷中。「你要是無法靠言詞相信我,就自己看吧!」他將額頭緊靠在尤里的額頭上,一幕又一幕的記憶在他腦中浮現撥放,那都是奧塔別克的記憶… …

      『吶… …小妖精,你可要活下來啊!』這是剛救了我的時候說的;

      『這麼逞強做什麼,明明就是個Omega為什麼不肯撒嬌呢?… …為什麼不願意跟我撒嬌呢?』這是我逞強自己包繃帶被看到那天;

      『比起作惡夢,你更不願意看著我嗎?』這是我久違地夢到事情發生那一夜的時候;

      『如果你是個嚮導就好了… …說笑的,你還是現在的你就好… …』原來奧塔別克真的以為我是普通人或哨兵嗎;

      『要是我能一直克制不發狂,你是不是也能做我的伴侶,反正我大概一輩子找不到合適的嚮導了… …但如果你是哨兵還是算了,別和我一樣啊!』居然說這種話,未免太… …;

      『真是的!我幹嘛老對著睡著的你說話… …你不會其實都聽到了吧!』我現在真的都聽到了;

      『你快點醒來吧!我想告訴你… …我喜歡你… …這是練習不算數啊!你可別聽見了!』這是剛剛我醒來之前… …

      一句又一句都是在尤里所不知道的時候奧塔別克的真心話,還有他無微不至照顧尤里的情景,原來那個面對著醒著的尤里不擅於表達的奧塔別克事實上是這副模樣。尤里很早就發現他的冷漠和沉默都只是偽裝,但從未想過真正的他是這樣多情的人。

      記憶是不會騙人的,如果奧塔別克願意冒著發狂的危險也要和偽裝成哨兵的我成為伴侶,又怎麼可能是因為我是嚮導才追求我呢?到頭來殘忍的是我嗎?尤里心裡思索著。

      等尤里發覺,豆大的淚水又已經不受控制的落下。

      「對不起… …」奧塔別克邊道歉邊替尤里擦去眼淚「如果你還是不願意相信我,我會繼續努力到你相信為止。」

      相信,這兩個字卡在喉頭說不出來,說出來實在太矯情了。尤里索性用了更直白的方式,拚了命掙脫出奧塔別克的懷抱,在他正驚嚇時往他唇上輕輕一啄。

      尤里只是淺淺的吻奧塔別克。

      但從驚喜中鎮定過來的奧塔別克可不會這樣就滿足,他一下搶走了主導權,伸手按住尤里的後腦加深這個吻。理性和空氣都被奧塔別克掠奪了一般,尤里只能任憑他予取予求,直到尤里快要窒息奧塔別克才依依不捨地放開他。

      更加無力的尤里只能軟軟地賴在奧塔別克胸前。

      「謝謝你!尤里。」這個吻奧塔別克很溫柔地留在尤里的額上。

       「我喜歡這個詞。比起『對不起』,『謝謝』感覺更積極正面,對吧?」尤里給了奧塔別克一個美麗地微笑。

      「嗯。」

      簡短地答覆,但尤里喜歡什麼奧塔別克記得了。

 

      接受了奧塔別克的告白,接下來的尤里發現這個哨兵不光是骨子裡其實是溫柔多情的人,才幾天的時間,尤里都覺得自已要給奧塔別克寵壞了。

      以前他只見過維克多這麼一個把伴侶寵上天的人,尤里總覺得自己這個大皇兄實在太令人傻眼了。現在他又碰到一個這麼把伴侶捧在手心寵的人,被寵的人還是他自己… …尤里卻一點也沒有辦法覺得奧塔別克蠢。更進一步,他回頭想著維克多為勇利所做的一切,他現在絲毫不覺得維克多的行為誇張了。

      以前尤里走累的時候,奧塔別克會讓阿尤汗抱著或背著尤里,但現在完全不同了。奧塔別克總會親自抱著他,尤里一度因為這個原故抵死不肯說自己覺得累。結果就是奧塔別克一見到他落後,就無視他的意見直接把他打橫抱起。幾次以後尤里就選擇寧可自己開口了。

      早先手上的傷還沒好的時候,奧塔別克餵他是無奈,最少尤里是這樣以為。但現在奧塔別克絕對是把餵他當情調,餵的可開心了。

      尤里的本性是凡事靠自己的,可是遇上這個奧塔別克,他的內心彷彿被開啟了奇特的開關,自己偶爾也會主動依賴奧塔別克。

      因為尤里尚未成年,他和奧塔別克之間還沒有完全結合標記,但精神結合日漸緊密牢固,可以共享記憶、情感。因為這個發生了不少有趣的事,例如:尤里知道他小時候無意間違反規定見到的人是奧塔別克。

      「原來那是你啊!」尤里躺在奧塔別克的懷中。吃飽飯後奧塔別克說要休息就一直這麼抱著他。「可是那時候你有豹的耳朵和尾巴,現在卻看起來像個凡人族。」

      奧塔別克笑了笑,顯露自己的獸耳、獸尾給尤里看。「成年的獸王族是可以把尾巴和耳朵都藏起來的,但那時候我只是小孩子。」

      尤里想起他在和奧塔別克一起逃出哈薩克耶烈舊都城時,一度看到奧塔別克頭上疑似獸耳的東西,原來還真的存在啊!

      耳朵、尾巴和兒時記憶中的形狀、顏色都還是一樣的,都是雲豹的模樣,只是長大了一點。

      「我可以摸看看嗎?」

      獸耳和獸尾是獸王族感官最敏銳也最敏感柔弱的地方,可是奧塔別克還是同意了,主動把尾巴放進尤里的手中。是和奧塔別克給人的印象不同,非常柔軟的尾巴。

      尤里也摸了摸奧塔別克的耳朵,不過沒有一下子就被奧塔別克用尾巴搔癢逼得放棄了。

      總算知道自己一直想要再見到的人就是奧塔別克。想到這裡 尤里的臉上揚起了微笑。

 

      因為不需要隱瞞是自己是嚮導的事,所以尤里讓奧塔別克見到自己的小貓也已經沒有任何問題。

      終於可以隨時被放出來透氣的小貓列夫可玩得很樂。

      列夫現在可以肆無忌憚的賴在主人身上撒嬌,不會因為奧塔別克突然回來被藏起來。

      以前是列夫對奧塔別克不滿,每次他一出現自己就得躲起來,也不能像以前在皇宮裡給尤里抱著睡。

      現在卻成了奧塔別克在忌妒列夫。

      一天裡面有大半的時間都看到列夫霸佔著尤里,隨意得趴在尤里背上、躺在尤里懷裡、賴在尤里胸前。奧塔別克也想這樣獨佔尤里,但他可說不出口。

      他一個有精神結合的伴侶居然就完全敗給了精神響導。

      尤里察覺了奧塔別克這樣的想法,主動提出讓阿尤汗陪著列夫的建議。精神嚮導的性格會和主人相似,他們相容度高、相處也算融洽。就算物種相距甚遠,可是他們的精神響導應該可以成為朋友。就像維克多那隻大銀狼維堅卡從來就沒有吃掉勇利的那隻小豬的意思,還會保護著小豬小勇。

      大黑熊阿尤汗可是非常照顧這隻小貓,每次吃飯都會把東西分給列夫吃,任由列夫在他身上隨意躺著趴著耍賴,在列夫心情好蹭著他的前胸後背時候享受的瞇起眼,兩隻更是會靠在一起入睡。

      想到阿尤汗的行為就是投射出主人奧塔別克是怎樣對待自己,尤里不經意露出心滿意足的笑容。奧塔別克就是這麼個溫暖的人。自己竟然遇上了一個這麼好的哨兵,他還成了自己的戀人,光用想的尤里都覺得不可思議。他真沒有想過這一天會來的這麼快。

      尤里想要試著主動向奧塔別克撒嬌。

      他們快要走出錫伯利森林的時候,早到了一個和那天晚上相似的狩獵小屋。

      奧塔別克從之前就會把床讓給尤里,自己睡在旁邊的地上。在森林的山洞裡也會把睡袋讓給他,自己裹著被單或毛毯睡在火邊

      「今天晚上一起睡吧!」尤里在奧塔別克旁邊坐下,自己靠進他的懷抱中。

      哨兵的感官非常敏銳,要不是嚮導為哨兵豎起保護屏障,他們很容易從睡眠被驚醒。所以睡在火邊隨時戒備和在床上悠閒地進入夢鄉對奧塔別克來說其實差不多,以前他是出於禮貌和尤里保持了距離。

      那一晚他真的抱著尤里睡了一整夜,他很久沒有睡到會偷笑了。

      奧塔別克對尤里的主動很意外,然後漸漸地當初告白時害尤里誤會、哭泣地罪疚感被尤里驅散了,取而代之的是對尤里無盡的愛意。

 

      已經可以看到森林地盡頭,奧塔別克和尤里明天就可以到羅爾西亞的第一個城鎮了。

 

评论(16)

热度(95)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