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哨嚮〕琉璃夜:第三晚

#主CP:戰爭英雄奧塔別克X小皇子尤里;皇太子維克多X皇太子妃勇利

#其他CP:公主米拉X宰相之女薩拉;少將軍披集X小王子承吉

#幻想世界設定。哨兵響導設定、ABO設定。

前篇: 楔子  第一暮  第一晚  第一夜  第一晨  第二暮  第二晚  第二夜  第二晨  第三暮

昨天不知道自已在蠢什麼,居然忘記打標題(掩面

這大概是在正式寫戰爭場面之前最日常的一部份了,滿足自己想要寫甜文(傻笑

接下來雖然重點回到維克多和勇利,不過進入四個人會同時出場的部分了~

以下。


第三晚:情話X謊話

 

      奧塔別克和尤里離開錫伯利亞大森林,穿過幾個小村落,算是進了一個比較大的城鎮。

      好不容易找到了販賣衣物的店家,奧塔別克的第一件事就是帶著尤里去買幾件妖精族的服裝。

      這陣子尤里身上穿的都是奧塔別克的衣服。

      獸王族的體型原本就比妖精族粗獷,Alpha也會比Omega更為高壯,兩個因素的綜合下,纖瘦的尤里在奧塔別克身旁更顯得嬌小。

      但衣服尺寸不合並不是最大的問題,令尤里困擾的地方是獸王族的衣服當然不像妖精族的服裝那樣,背後有讓翅翼伸出衣服外的設計。兩對翅翼被迫縮著塞在衣服裡,尤里倒覺得慶幸奧塔別克的衣服尺寸比自己大了不少。

      試穿了不少件衣服後,尤里怎樣也下不了決定。主要原因有三個:第一是因為身為皇族成員,他並沒有穿過平民的衣服;第二是以前他每天的穿著都被別人決定好,他更沒有自己挑選過衣服;第三是這些衣服中沒有一件上面有豹紋。

      所以尤里順理成章讓出錢的奧塔別克替他決定。

      奧塔別克其實也決定不了有三個理由。首先是他也是大公國的大公子,沒有自己買過衣服,就連現在他身上、尤里身上的都是他離家出走時帶出來的;再來他可是個獸王族,怎麼會懂妖精族穿衣服的搭配;最後最重要的是,尤里穿什麼都好看,難以抉擇。

      不過兩個人都一起猶豫也不是辦法。奧塔別克很想把剛剛覺得最好看的那些全都買下來,無奈他可是個逃家的人,還是得克制一下花費。

      他回想了一下剛才尤里試穿的情形,選了幾件尤里穿在身上時間最長的。

      正要付錢時,尤里突然叫住他:「等等,奧塔別克。剛剛的最後一件還是換成這件吧!」

      奧塔別克看了眼尤里手中的衣服,竟是白色的。先前試穿時明顯偏好選擇金色和黑色的尤里,現在居然拿了一件白色的衣服。奧塔別克困惑了:「你確定?」

      尤里認真的點點頭:「確定。」

      「那件衣服是對每個妖精族都很重要的東西喔!」旁邊的店員幫著尤里解釋。

      奧塔別克總覺得事情有些怪異,當初他撿到尤里的時候可沒在他身上看到類似的東西。不過又想到當時尤里身上的衣服慘烈的狀況,他就沒有多想了。

      「不用換掉,都買吧!」不許尤里拒絕,奧塔別克直接付了錢,然後把裝衣服的帶子給了尤里「先去挑一件穿起來。」

      尤里選了件金色的長版上衣和黑色七分褲的搭配,不至於太緊身卻又襯出尤里漂亮的比例。比起之前的模樣更有了他這個年紀的少年該有的活潑感。也許是因為翅翼得以展開的緣故,奧塔別克覺得尤里看起來有精神多了,還更可愛了一些。

      其他的衣服,奧塔別克當然主動幫忙拿著了。

      原本就裝了不少東西的背包,現在又塞進了尤里的衣服,要拉起拉鏈都有些困難。

      「要不,能不能找個袋子,我幫忙揹一點東西呢?不過需要斜背就是了。」尤里讓奧塔別克停下拉拉鏈的動作,問他。

      奧塔別克搖搖頭,一鼓作氣把拉鏈拉好:「還能裝下,我背就好。」

      「重點又不是背包… …我只是想幫你。」尤里捉著奧塔別克的袖子,要說出這麼一句話可費了他好大的勁,他可不是那麼坦率的人。

      「還有其他只有你才能幫忙的事。現在,這種事交給我就好。」憐愛地摸摸尤里不滿而鼓起的腮幫子,奧塔別克把裝好的背包又背起來。

      那個背包看上去就不小,但在壯碩的奧塔別克背上並不顯得怪異。

      「什麼叫我才能幫忙的事?你說啊!」尤里沒有放棄爭取幫忙的權利。

      「當我的嚮導,」一個正經的答案之後,奧塔別克淺淺地笑了「還有讓我寵著。」

      在大庭廣眾下一張白淨的臉羞成了紅蘋果,彆扭的尤里不想給其他人看見,只好把臉埋在奧塔別克胸前:「別在其他人面前說這種話啦!」

 

      奧塔別克知道尤里最後那件衣服是怎麼一回事是在晚上他們在下一個鎮上留宿的時候。

      他們住宿的旅店不大,澡堂和廁所都是在房間外面,得和其他人共用。本來想要推說不好意思便不和奧塔別克一起洗澡趁機實行計畫的尤里,相較之下更不願意單獨去有陌生人的地方洗澡,不得已順了奧塔別克的意思被他抱著一起去澡堂。

      睡前奧塔別克去了一趟廁所,回來看到的景象驚得他在原地怔了快一分鐘,差點壞了獸王族反應迅速的名聲。

      尤里身上的是最後買下那件白色衣服,該說那是一件白色長裙。無袖、低領、前短後長的裙擺設計,最惹眼的還是後背翅翼的周圍整個摟空。傷勢完全恢復後瓷白、完美無瑕的肌膚,纖瘦誘人的體態,尤里外貌的優點被這件衣服整個凸顯出來。

      就算再用斯諾女神來形容,奧塔別克都覺得她比不上尤里。

      但是以現在的天氣來說,這樣穿實在太單薄了。奧塔別克回過神來,拿了今天買的斗篷給尤里披上:「妖精族都習慣穿這麼暴露嗎?」

      尤里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奧塔別克當下也沒有特別注意。

      等他注意到的時候,是尤里對他有些愛理不理,沉著那張漂亮的臉蛋不知道在想什麼。已經差不多到了睡覺的時候,尤里又像平時那樣靠著自己,奧塔別克以為他只是累了,便哄他快點睡,沒有太多追問。

      隔天奧塔別克帶著早餐回來時,看到尤里古怪地用衣服把自己包得只剩下一張臉。奧塔別克這才肯定自己是惹到尤里了。

      奧塔別克篤定問題出在衣服上,卻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錯什麼,不過就是擔心尤里會冷,讓他加件衣服啊!

      他當然不曉得那句話在尤里聽起來可是完全不一樣的意思。

      說那件衣服是妖精族必備的服裝當然是謊言,尤里是有目的才想穿上那身衣服。他可沒有想到奧塔別克居然會嫌棄那件衣服,還嫌他穿得暴露。好吧!他就承認是他腦子壞了,就是想穿得露,想給奧塔別克看,想再聽他稱讚一次自己像冬之女神斯諾。

      所以鬧起脾氣來的尤里才會索性穿著多到奧塔別克不能嫌他穿得少的程度。

      「這樣太熱了。」奧塔別克伸手想要拉下尤里的斗篷帽子再拿掉圍巾。

      尤里面對奧塔別克還不會任性到揮開他的手,只是輕輕地避開:「不會。你不適嫌我穿太露嗎?」

      「我是說昨天那件… …那樣穿真的會冷,而且不適合在別人面前穿… …」

      奧塔別克哪裡知道這一句又踩到尤里不悅的點上。尤里打斷了他的話:「你是別人嗎?老子就想穿給你看不行嗎?笨蛋。」

      心裡急了、氣起來,一不小心刻意在奧塔別克面前隱藏的用詞都跑出來。一方面自己覺得沒有面子,一方面要掩飾自己氣得眼角發紅,尤里乾脆就轉身背向奧塔別克。

      要是再不懂尤里的想法,奧塔別克自己都要責罵自己了。

      「我不是這個意思,尤里。」奧塔別克繞到尤里的前面,看到他那副不想給自己看的表情「我只是不想… …」他豁出去了「不想其他人也看到你那個樣子。你很美,尤里。所以我只想自己看見,可以嗎?」

      尤里愣了幾秒,氣全都消了。靠上奧塔別克的胸口,用只能給自己聽得音量說:「可以。」

      當然,又是哨兵又是獸王族的奧塔別克聽得很清楚。

 

      尤里很介意自己生氣時對奧塔別克說話的用詞。他想要維持在奧塔別克面前的形象,自己以前在維克多、勇利、米拉、格奧爾基,甚至父皇面前都會說粗話這件事,他可不想被奧塔別克發現。

      其實從共享的記憶裡,奧塔別克就能知道這件事。但是這一點都沒有減損奧塔別克對尤里的喜愛,畢竟讓他愛上尤里的不是尤里看似氣質的外表,而是他堅毅的本質。

      這樣耍脾氣的樣子,奧塔別克倒是覺得可愛。

      尤里會對著自己這樣率性地鬧脾氣,奧塔別克心底裡覺得開心。這表示尤里對自己沒了戒心,真誠地與自己相處。

      同樣被記憶共享洩露地秘密還有奧塔別克的身分。

      尤里起初發現奧塔別克竟是哈薩克耶烈大公國的大公子時,有點驚慌。他想到的不是大公拒絕幫助他們皇國的事,而是他注意到了奧塔別克地內疚和憂慮,他不希望奧塔別克是因為愧疚才對他好。

      可是尤里從記憶和情感中,又能清晰感受到奧塔別克對他的好是真心出於這份愛。

      所以尤里並不介意奧塔別克是不是那位大公的兒子。對他來說,奧塔別克就是奧塔別克,愛他、在乎他的奧塔別克,這就夠了。

 

      在怎樣漫長的旅程都有結束的一天,奧塔別克和尤里也終於走到了彼得格勒。

      尤里穿著奧塔別克幫他選的斗篷,帶上了帽子。進了彼得格勒就很可能遇上以前在皇宮裡工作的人,被他們認出來。他們就像在哈薩克耶烈的舊首都,要時時小心地行動。

      「你知道你大皇兄可能在哪裡嗎?」奧塔別克問,一邊警醒著留意有沒有人盯上尤里。

      「有幾個可能的地方。」尤里說「但是我以前沒有離開過皇宮,只知道大概的位置。」

      奧塔別克握緊了牽著尤里的那隻手:「沒關係。我會陪你找,也會保護你。」

      「謝謝你,奧塔別克。」

      從掌心傳來奧塔別克的溫度,尤里知道自己現在無懼不是因為逞強,是因為有奧塔別克在身邊。

 

评论(14)

热度(86)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