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哨嚮〕琉璃夜:第三夜

#主CP:戰爭英雄奧塔別克X小皇子尤里;皇太子維克多X皇太子妃勇利

#其他CP:公主米拉X宰相之女薩拉;少將軍披集X小王子承吉

#幻想世界設定。哨兵響導設定、ABO設定。

前篇: 楔子  第一暮  第一晚  第一夜  第一晨  第二暮  第二晚  第二夜  第二晨  第三暮  第三晚

感覺這一篇卡最久的就是在寫維克多,超不擅長描寫生氣的維克多(掩面

以下。


第三夜:謊話X氣話

 

      『為什麼要回來?』

      維克多這麼問走到自己面前來的米拉時鐵青著一張臉,大概只比發現勇利不見那時候的臉色好看。要是他現在手上有個東西,大概會被他重重摔在地上吧!

      『你說我是嚮導所以不讓我參與,所以我就帶了一個哨兵回來,這樣你就沒有意見了吧!』米拉的神色裡看不見一絲一毫畏懼。

      她很清楚自己的大皇兄會生氣,但絕不會氣到當場再把她趕去薩丁尼亞共和國或其他地方。

      Omega哨兵非常罕見,幾萬人當中才有一個。維克多本想米拉沒可能這麼快就找到一個符合條件、高相容度還願意成為她伴侶的人,才會以此為理由說服米拉到國外去。

      維克多真正的目的當然是要妹妹安全地待在不會受波及的地方。

      可是米拉對維克多當時的話十分認真,並真的帶了一個人回來,兩人身上都有著對方的味道,這位黑髮少女是米拉伴侶的事情已經是不容置疑的事情,也由不得維克多否認了。

      不等皇兄做出回應,米拉義正嚴詞地繼續說:『皇位是你的,你要說這國是你的也隨便你。但是這個家不是你一個人的,憑社麼你要我看著家人受難,什麼都不做呢?』

      『維恰… …』勇利緊握著維克多在顫抖的手,他知道維克多此時混雜的情緒裡,生氣沒有佔太大比例,於是他安撫著維克多然後說『米拉是對的,讓她留下吧!』

      維克多長嘆了口氣。

      他現在要是說自己懂得父皇為什麼會被自己氣個半死,父皇要是還活著會立刻飛過來,就是死了都非要爬出來把他臭罵一頓吧!

      不過和他們的父皇雅可夫不同,維克多本來就是一個好脾氣的人。就如同米拉所想,維克多再生氣不過就是一下子,也絕不會不給她面子地再次把她趕走。維克多之所以生氣,不外乎兩個字:擔心。

      事實上,要是換作維克多自己站在米拉的立場,他也會做出一樣的決定,最清楚這件事的就是維克多本人和勇利了。

      勇利溫柔地提醒正要說話的維克多,他們不該在外面待太久。

      包括米拉在內來自薩丁尼亞共和國的一行四人是在夜裡抵達羅爾西亞皇國。身為領導和敵方正急於取之性命的目標,維克多和勇利是不該冒這麼大的風險來到彼得格勒的郊區親自迎接。可是出於對只是點頭之交卻答應伸出援手的對方的敬意,維克多這麼做了。

      『先回去吧!回基地之後再說。』維克多揮揮手示意剛抵達的四個人及隨著自己來的幾個人都先回根據地。

      米拉這麼多年的妹妹也不是白當的,她看得出維克多這是沒有要趕她走的意思了。對著身旁的薩拉露出一個『成功了!』的微笑,牽起薩拉的手一起跟在維克多和勇利後面走。

      米拉才是個貨真價實的公主,但面對薩拉,她倒成了薩拉的騎士。

      至於他們身後那個一直用刀子似的眼神瞪著自己的另一位哥哥,米拉在薩丁尼亞共和國的期間已經學會無視他的敵意,還有他各種迷戀妹妹及想要她們兩個分開的行為。再說有個人會負責哄著那位龍使族哥哥,所以她和薩拉都不真的擔心。

      暫且收回直瞪著米拉的眼神,米凱萊揮動右手,身後的金色巨龍化成了可以停駐在他生著龍鱗的手臂上的大小,撲進他懷中讓他抱著。

      來自南方的特提斯海沿岸的龍使族從手掌到手臂以至肩膀上都長著龍鱗,眼睛裡也生著像龍一般的瞳孔。長著龍鱗的是單手還是雙手牽涉到能力的強弱,隨處可見單手長著龍鱗的龍使族人能力是普通等級,但像米凱萊和薩拉這樣雙手都長著龍鱗的人能力則高強許多,也獲准擁有兩匹龍。

 

      後來,好脾氣的維克多加上心軟的勇利的說服,米拉可以和薩拉一起留下來,條件是要和其他人一樣服從命令,也不能做危險的事情。

      米拉那一次維克多已經夠憂心了。就算米拉是Alpha,身邊又有了自己的哨兵,維克多還是不願意讓自己的妹妹跟著出生入死。他也許已經失去他們的父皇和母后,他不願再失去弟弟妹妹。

      至少,尤里還在國外。起碼他不用擔心尤里,按計畫尤里現在應該在日昇公國的勇利娘家裡,非常安全。

      更重要的是,維克多有勇利在他的身邊,他的伴侶、他的生命意義,光是看著就能讓他笑成那張桃心嘴的人兒。

      只是就這樣僅僅兩件事,也有一件期待也終將落空… …

 

      事情是在JJ抵達的隔天傍晚。

      在根據地外值班駐守的人慌慌忙忙跑了進來:「殿下,有兩個人要見您,請務必前來。」

      維克多正在和其他人一起最出戰的最後確認。

      「請他們等一下,我們正在開會。」維克多這時表現出來的就是他貴為皇太子該有的風範。

      「但… …但是… …」通報的人欲言又止的模樣,表情卻又顯得心急。

      「是誰這麼著急呢?」勇利主動替維克多詢問。

      也許是溫和的勇利讓人更容易卸下心防,他鼓起勇氣說:「是二皇子尤里殿下和他的同伴。」

      這次維克多是真的把筆給摔在地上了。

      維克多不發一語離開會議室,而勇利緊跟在他的後面,加快了腳步跟上並握住維克多的手。

      被留在會議室裡的幾個人只得自個聊起來。

 

      「尤里!」「尤拉?」

      「怎麼這麼慢啊?你的速度和頭髮一起減少了嗎?」尤里調侃著維克多,一點都不曉得維克多此時的心情。

      維克多抓著他的肩膀,沒有像米拉那時候質問尤里,他什麼也沒有說,就是一直抓著。

      「維克多你做什麼,很痛… …」

      尤里才開口抱怨就打住了,他看到淚水自他強大的大皇兄眼中豆大地爭相落下。他沒有想過自己的行為竟然也會對維克多造成這樣的影響,他還以為只有豬排飯勇利才能讓這個大皇兄流淚。

      「為什麼?為什麼你不肯聽話待在安全的地方?」維克多沒有放開緊抓著尤里的手,只是這麼問他,語氣裡是失望和沉重。

      「你先冷靜聽我解釋啊… …我可沒有被帶去什麼日昇公國,勇利的爸爸媽媽什麼的我一個都沒有見到,好嗎?」

      這麼一句像重磅炸彈丟下,維克多總算是願意聽尤里解釋。

      勇利聽到一半就忍不住抱著尤里。聽著這孩子在外面經歷的事情,他突然覺得自己的情況算好了。

      「別這麼誇張!我這不是好好的在這裡了嗎?」尤里拍拍這膽子比自己小的多的勇利。

      「可是尤拉你… …」勇利一副就要哭出來的樣子。

      維克多把勇利搶回來摟著他的肩膀,他還是不想多說什麼,不過光是動作和溫度就足夠讓勇利冷靜下來。

      奧塔別克則牽起尤里的手:「他叫你尤拉?」

      「那其實是我的暱稱,也可以叫尤拉奇卡。」尤里對奧塔別克解釋。然後看了一眼維克多。

      「繼續說。」維克多氣已經全消了,但是他不想這麼早讓尤里知道。

      尤里說完了整件事,包含奧塔別克現在是他的伴侶的事情,認真地把奧塔別克介紹給維克多和勇利,當然他省略了奧塔別克是哈薩克耶烈大公國大公子的事情。他自己不介意,不代表維克多不會介意,而且他肯定早就在幫忙政務的維克多一定知道拒絕幫忙的事。

      「早點休息吧!」維克多最後對尤里說「明天我們出去的時候,你和奧塔別克都留在根據地裡。」

      「等等,維克多!這是不讓我參與的意思嗎?」尤里站起來對大皇兄抗議,反正他本來就不怕維克多,也顧不得現在維克多應該還在生氣。

      「對。你留下來等我們回來。」維克多現在非常冷靜,每一個字都是他思考後的結果。他需要勇利陪在他的身邊,所以不能把自己摯愛的伴侶留在安全的地方;他說服不了米拉,而且坦白說薩拉的龍使族能力可以幫上大忙;可是他最小的弟弟尤里,就算他有了自己的哨兵,即使他會衝著自己發脾氣,維克多終究希望尤里不要跟著冒生命危險。

      「我不怕,而且我有奧塔別克在。」尤里對維克多大吼,怕是連會議室裡都聽得見「我只是想盡我自己的力量,為什麼不可以?」

      「我不能拿你去冒險,尤里。」

      維克多是羅爾西亞皇國最強的Alpha哨兵,又得到這一群來自不同國家擁有不同能力的人幫助,維克多還是不能說自己有絕對的勝算。他要為家族還有羅爾西亞皇國保留希望。

 

      「勇利,我是不是做錯了呢?」

      在勇利的說服下,尤里拉著奧塔別克先去休息了。被留在大廳裡的維克多問著始終握著自己手的勇利。

      勇利搖搖頭:「維恰,這種事本來就沒有絕對的對或錯,你已經盡力做的很好了。」

      維克多無預警把勇利抱住:「勇利,暫時讓我抱著吧!」

      他現在需要冷靜思考,這種時候他格外需要勇利在他身邊,可以穩定他的情緒、給他溫暖的勇利。

 

评论(9)

热度(96)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