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哨嚮〕琉璃夜:在根據地裡的小日常。

#主CP:戰爭英雄奧塔別克X小皇子尤里;皇太子維克多X皇太子妃勇利

#其他CP:公主米拉X宰相之女薩拉;少將軍披集X小王子承吉

#幻想世界設定,哨兵響導設定、ABO設定。

前篇:第一~三章

就是突然想到要寫的小小甜餅番外,還一口氣寫了裡面出現的所有CP。就是在根據地裡發生的小插曲們~

是說昨天不小心睡著了,只好等沒課的時候,拼命打完(掩面

第一篇是:埃米爾X米凱萊;第二篇是:披集X承吉;第三篇是:雷奧X光虹;第四篇是:米拉X薩拉;第五篇是:奧塔別克X尤里;第六篇是:維克多X勇利

有喜歡CP和小芭不一樣,不能接受的,請略過那一篇喔(傻笑

以下。



番外一:在根據地裡的小日常。

 

1、埃米爾X米凱萊

 

      羅爾西亞皇國的氣候對於生長在南方的米凱萊而言是有點太冷了。

      他自己倒是裝成一副沒事人的樣子,一旁年紀較小的埃米爾這時顯得比他更為成熟,替他拿了外套過來:「米奇,把外套穿上吧!」

      「沒有這麼冷。你太誇張了,埃米爾。」米凱萊搖搖手拒絕了。

      埃米爾堅持把外套套在米凱萊身上。他知道米凱萊不過是嘴硬。

      果然,埃米爾才一轉身,嘴上說不冷的米凱萊拽了拽領口,把外套穿好。

      他們還沒成為伴侶的時候,米凱萊說埃米爾是他的弟弟。那時薩拉就說,其實總是在照顧米奇的埃米爾才像是哥哥。當然總是讓著米凱萊的埃米爾笑著說自己年紀小,就是弟弟。

      或許是因為這個緣故,埃米爾一直覺得,米凱萊並沒有真正把他當作伴侶,而是像以前一樣就當他是個跟在自己身後,對自己百依百順的跟班。埃米爾認為,米凱萊心中永遠只有薩拉一個人,他的世界只以他的雙胞胎妹妹為中心旋轉,裝不下自己這一個人。

      埃米爾是個標準的哨兵,他可以迅速察覺伴侶身體狀態任何的細小變化、不會漏掉伴侶臉上每一絲表情和所代表的心情,他們可以像一般的伴侶在親暱時後和對方交換記憶、情緒,可是他當然不能像嚮導一樣無時無刻知道對方心裡在想什麼。他只能不斷地猜想。

      相反,米凱萊可以隨時知悉埃米爾在想什麼,現在也是一樣。

      果然就是個小孩子。米凱萊這麼想,但並不是埃米爾所認定的原因,他是對埃米爾現在感到喪氣的原因感到好氣又好笑。

      如果說米凱萊對埃米爾沒有任何戀人的感情,那肯定是米凱萊不好意思坦白,不然就算是他當宰相的父親拿著刀逼他結婚,他恐怕也會說出「我這輩子只要有薩拉就好」這種話。

      米凱萊心底清楚,這個溫柔又滿是男子氣概、充滿活力的Alpha常常說出「我愛你」,不管是言還是行,而自己卻表示的太少。

      於是米凱萊起身,拿起椅背上的毯子,把它披在默默為自己整理東西的埃米爾身上:「光會覺得我會冷,自己也不會注意一下。」

       被米凱萊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大跳。埃米爾遲了幾秒才說:「謝謝你,米奇。」

      「笨蛋!」隨興的罵了一句,米凱萊在埃米爾的臉頰親了一口,立刻轉身要逃回房間的角落。

      埃米爾眼疾手快地把米凱萊撈進懷裡,緊緊抱著。

      這次米凱萊也享受著這個擁抱。

 

*

 

2、披集X承吉

 

      在遇到披集之前,承吉真的沒有想過自己會嫁給一個跟自己性格完全相反的人。他好像永遠不會了解自己的Alpaha、自己的哨兵為什麼有那麼多話可以說,為什麼總那麼愛拍照留念。

      正想著的時候,披集走了進來。「承吉,你應該也餓了吧!快來吃吧!」爽朗、熱情的聲音在承吉耳邊響起。

      自己也確實是餓了。承吉不得不說自家伴侶回來的正是時候。不過要是他說是因為聽到他肚子餓的聲音,他就非得跟披集鬧脾氣不可了。

      當然披集不會這麼說,雖然他覺得承吉鬧脾氣的模樣也很可愛。

      承吉是個很愛發呆的人,常常一樣東西吸引了他的目光,他就這麼發呆著想著和那樣東西有關的事情,也忘了自己原本在做什麼,就一直靜靜地想著、盯著。

      披集有時候… …更正,是經常會偷偷地就把承吉這副模樣拍下來收藏。

      一樣是黑髮黑眼,但披集覺得一定是承吉長得比較好看。冰精族瓷白的皮膚配上他美型的臉龐,怎麼看都是個百年難得一見的美人。

      拍拍看著食物發楞的承吉,把湯匙湊到了他面前:「不自己吃的話,我來餵你吧!」

      「我自己吃。」承吉一把搶過湯匙,還刻意別過頭去吃下這一口。

      就算知道沒有別人會看見,承吉還是做不到被餵食。明明兩個人可是親暱的更讓他難以啟齒的事情都做過了,究竟為什麼做不到從披集的手中吃東西,承吉自己也說不出來。

      在一起也有一段時日了,披集也能接受承吉每次都拒絕自己餵食這件事。

      他在心中反覆告訴自己:我聽到勇利會餵維克多吃東西完完全全不羨慕。我家承吉是最可愛的,他現在的樣子就是最完美的。我絕對沒有想他要是願意餵我吃東西就更可愛了,我沒想… …一點點都沒有想… …

      拼命掩飾內心想法的披集可能忘了,他身旁的人兒可是能聽到他的心聲的。剛剛心中長長一串自言自語,承吉都聽的清清楚楚。

      承吉忍住了笑意,其實他的臉上一點波動都沒有。

      他不喜歡不餵食,覺得丟人。不過自己來餵披集的話,似乎也還好。反正要丟臉的話也不是他。於是承吉拿起湯匙伸到披集眼前:「張嘴。」

      披集瞬間以為自己在作夢,感動得差點要撲上去。克制住自己,吃下湯池裡的食物,直說:「太好吃了。想到是承吉餵我就更好吃了。」

      承吉這回真的笑了。雖然他真沒有想過會嫁給一個和自己完全相反的人,不過因為對方是披集,這樣似乎還不錯。

 

*

 

3、雷奧X光虹

 

      「真是的,怎麼又在桌子上睡著了呢?」

      雷奧輕輕地抱起趴在桌上睡著的光虹,盡可能的不吵醒自己可愛的戀人。

      不過光虹還是醒來了。不是因為雷奧的動作吵醒了他,而是單純地因為感受到雷奧身上的溫度。魔人族的雷奧,體溫比樹靈族的光虹高了許多。但是那對光虹來說肯定是十分溫暖的溫度。

      「抱歉,吵醒你了。」雷奧溫柔地說。

      光虹搖搖頭,用那張生著雀斑的臉對雷奧傻笑。

      雷奧很喜歡光虹的笑容,他永遠記得自己那天陪國王一起出席歡迎華夏國大使的晚會。他才能遇見在大使身後那個羞澀地笑著的褐髮少年,才有機會與他攜手共度一生。

      他還記得那天晚上,他邀請光虹與自己共舞。光虹在跳舞時,婉約的姿態、甜美的笑容,都融化著這在魔人族中獨特、溫和的公爵的心。

      「雷奧?」

      因為雷奧突然停下腳步,看著自己發愣,光虹伸手在雷奧眼前揮了揮。

      「我只是稍微想起了以前的事。」繼續自己的腳步,把光虹放在床上,替他收好外套,蓋好被子,照顧的無微不至。

      光虹還沒有問出口,他先自己從雷奧的心思中讀了出來:「等等!是第一次見面的事嗎?拜託,不要… …」

      害羞地遮住了自己的臉。他可記得那天自己因為能種中選與帥氣又受歡迎的公爵大人共舞,雖然興奮但卻又不好意思,腳步有點遲疑,結果不知道是給人陷害還是自己粗心地踩到什麼東西,摔了一大跤,幸好被那位溫柔的公爵大人給接住。

      從那時候起,他就獨占著雷奧最溫柔的一面,光虹自己想起來都臉紅。

      「光虹。」雷奧輕聲地呼喚他,試著把他的手從臉上移開。光虹沒怎麼用力,雷奧很輕易就能做到。

      「雷奧… …」光虹被盯的有些不知所措,他根本不敢想自己的臉現在有多紅。

      看著光虹害羞到快要死掉的模樣,雷奧還是要把心中所想的話說出來:「光虹,等我們回去之後就結婚好嗎?我想要一直在你身邊,做你的後盾保護你,好嗎?」

      沒有做好心理準備收到的告白讓光虹有些亂了手腳,吞吞吐吐地說出:「當… ….然,當然… …好。」

      雷奧得到想要的答案,俯身吻了一如既往害羞的戀人。

 

*

 

4、米拉X薩拉

 

      米拉的性格有點強勢。相較於她的皇兄和弟弟,真的能說是有一點。

      不過當她遇見那位罕見的少女Omega哨兵,那位各方面都與她相配的少女,她並沒有利用自己的強勢去得到她。米拉就和自己的皇兄一樣,選擇慢慢地打動對方。不過米拉很幸運,薩拉和她也有相同的感覺。

      「米拉,喝點熱的吧!」薩拉將手中的熱可可放在米拉的面前。

      從小在雪地裡亂跑的米拉當然不會像來在南方的薩拉那樣害怕低溫,但她也不會拒絕薩拉,她美麗的伴侶。被熱飲溫暖的不是身體,而是她的心。

      伸手把薩拉攬過來讓她側坐在自己的腿上,放下了自己原本手邊的事務,為薩拉梳理著意識雲。薩拉是她的公主,是她所珍視的人。米拉在遇見薩拉之前從沒有想過自己會這麼珍愛自己的哨兵。

      和尤里不一樣,米拉很順利的抵達薩丁尼亞共和國。在那裡收留米拉的是宰相一家。米拉到達那天,出來迎接她的人就是薩拉,帶著一個吸引住米拉的笑容。

      薩拉的雙胞胎哥哥對於米拉來說是個麻煩人物,最大的原因就是這個哥哥太愛薩拉,一分一秒都不願意和薩拉分開,無所不用其極地驅走靠近薩拉的人,即便那個人和薩拉一點都不相配。但米拉是強勢的人,她一點都不在乎。

      米拉喜歡薩拉的一切,包括現在在她懷裡的溫度。要是可以,她絕對不希望薩拉受傷。有時候她覺得自己一心想要參與自己國家的事,是不是太忽略了薩拉的感受。薩拉是她的哨兵,一旦參與進戰爭中,就會成為為她征戰的那一位。薩拉答應陪她回來,答應得很快,米拉反而擔心薩拉現在會覺得後悔。

      薩拉為了讓哥哥可以離開她獨立,刻意和哥哥劃清距離時,流下了多少眼淚,米拉都看在眼裡。米拉自然會想,薩拉又是怎麼看突然變得如此親暱得自己呢?

      「薩拉,妳會害怕嗎?」米拉問到,將薩拉的長髮撥到耳後。

      薩拉搖搖頭:「我看起來這麼膽小嗎?」

      「當然不是。」米拉抱著薩拉說「我只是不想勉強妳。」

      「我並沒有覺得後悔喔!不管是選擇了米拉妳,還是跟妳一起回到羅爾西亞的事,又或是要跟妳一起冒險,我都不會覺得後悔。」薩拉靠在米拉的肩膀上,柔聲地說著。

      「謝謝妳,薩拉。」

      「早點休息吧!明天還有得忙呢!不過… …要是妳還沒有要休息,我會一直陪著妳的。」

      兩位少女相視而笑,成了一幅美麗的風景。

 

*

 

5、奧塔別克X尤里

 

      尤里還在因為維克多的話賭氣著,整個人看上去就像是一隻炸了毛的小貓。奧塔別克覺得尤里這樣的表情也相當得可愛,但現在並不適合說出這樣的話。

      真的很像貓。奧塔別克心想,開始為妖精小貓順毛。

      躺在奧塔別克懷裡,尤里很快就平靜下來了。心情稍微平復之後,尤里開始覺得餓了。明明才吃過東西不久,大概是因為跟維克多吵架太消耗了。

      「會餓嗎?」奧塔別克問問題之前就已經知道答案了。

      「… …快餓死了。」語氣裡面混著一點撒嬌的意思。尤里也不是非要現在吃不可,只是因為剛剛心裡受挫,所以想要得到關注。

      奧塔別克的注意力本來就全在尤里身上,但是他也知道害怕寂寞卻不願意說的小妖精這時候需要更多的關心。

      奧塔別克自己出去買,不大可能會引起注意。可是他知道現在的尤里是不會願意和自己分開的。帶著尤里出去又太危險了。最實際的做法大概還是問問看這裡有沒有廚房。

      在森林裡面的時候,奧塔別克也有弄過簡單的食物給尤里吃過。但是那和在廚房裡料理出來的東西還是有很大差距,完全是不同級別的東西。

      尤里吃了一口,眼睛整個都亮了。

      「超好吃,比以前御廚煮的東西還要好吃。奧塔別克,你太厲害了!」

      奧塔別克聽到尤里這樣的稱讚可開心了。當年他學做菜不過是在沒有戰爭時的休閒,他可沒有想過會成為討好伴侶的利器之一。

      「喜歡就多吃一點。」奧塔別克摸摸尤里柔軟的髮絲,輕輕地說。

      奧塔別克沒有寵過任何人,出生在那樣的大公家庭裡,他連自己的弟弟都很少見到,更遑論去寵他。另外他也沒有寵過阿尤汗。可是遇上尤里,他好像很自然就知道自己該怎樣做,好像他已經把尤里捧在掌心很久很久。

      「奧塔別克,你不吃嗎?」尤里在盤子裡還有一半食物時放下湯匙。

      「還好。你先吃吧!」

      比起吃東西,奧塔別克更想就這麼盯著尤里看。要說這樣子就能讓他感到滿足,一點都不誇張。要是在和平的時期,他們應該每天都能過著這樣平凡一起用餐的快樂時光才是。

      「吃嘛!一起吃比較開心。」尤里拿著湯匙靠近奧塔別克嘴邊。

      大概還有一段時間,他們才有機會享受每天一起吃飯的樂趣,但現在就讓奧塔別克偷嚐一點吧!他拉過尤里的手把湯匙裡的東西吃下:「嗯!這樣比較好吃。」

 

*

 

6、維克多X勇利

 

      「我一定會被尤里討厭… …」維克多抱著勇利賴床,然後這麼說「我不想起來面對… …」

      平時也就罷了,但今天絕對不是賴床的正確日子。勇利也知道維克多就是想要引起注意,也知道只有在自己面前維克多才能這樣毫無顧忌地說出心裡話來。「不會的,尤拉他是個乖孩子。他心裡也知道維恰是為了他好才這麼說的。」勇利安撫著自家一臉委屈的丈夫。

      「真的嗎?」維克多抬起頭來。

      「當然是真的啊!」勇利一樣是那溫柔地包容一切的微笑「不過維恰也得好好跟尤里說話才行,不能一直躲著喔!」

      「我要勇利陪我去… …」維克多就是一副得寸進尺的小孩子模樣。

      這樣子和在外面那位英姿煥發、說話有力的皇太子實在差太多了,要不是勇利已經很習慣這樣的維克多,他恐怕會以為其實是兩個不同的人。但不論是哪一種都是勇利深愛的維克多。

      「嗯!我會陪著維恰的,所以現在快點起床可以嗎?」不管維克多任性到什麼程度,勇利都會接受。

      一半是被自家伴侶說服,一半是清楚自己的職責,維克多還是起來換衣服準備開始今天最後的準備工作。

      自從結婚以後,幫維克多穿衣服的工作就由勇利親自擔任。平民出身的勇利真的沒有辦法想像穿衣服都穰別人為自己服務是什麼感覺,所以即便成了皇室成員,對於穿衣服要親力親為這件事,勇利還是很執著。

      至於維克多,倒是挺享受這件事的。他也很滿意勇利怎樣都可以搭配出適合自己的衣服。

      勇利也很喜歡為維克多挑選、搭配衣服之後,看到帥氣的維克多站在自己面前的那種成就感。喜歡維克多親吻自己的臉頰說謝謝。

      兩個人都整裝完畢後,維克多伸手牽起勇利:「走吧!」

      可以和維克多並肩前進,曾是勇利心中遙不可及的夢,當這成為現實以後,他分外珍惜和維克多共處的時間。

      勇利讓維克多牽著,任由他帶領自己。今晚的行動也好,要冒生命危險也罷,現在直到未來的每一天,他都想要被維克多緊牽著,一起前進。有維克多在,要去哪裡勇利都不會害怕。

      「等等!」勇利叫住維克多,輕撫著維克多的臉頰,然後柔柔地在維克多的唇上貼了一下「今天也要加油喔!」

      被勇利突然地這個舉動補滿了精神,維克多終於又出現那個桃心型的笑容:「當然!有勇利在的話,我是無敵的!」

 

评论(23)

热度(80)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