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哨嚮〕琉璃夜:第四晚

#主CP:戰爭英雄奧塔別克X小皇子尤里;皇太子維克多X皇太子妃勇利

#其他CP:公主米拉X宰相之女薩拉;少將軍披集X小王子承吉

#幻想世界設定,哨兵響導設定、ABO設定。

前篇:第一~三章  番外一  第四暮

這一章有許多打鬥情節喔!雖然小芭應該沒有寫的很血腥(掩面

以下。



第四晚:刀光X無光

 

      尤里不是第一次在奧塔別克戰鬥的現場。在森林行動的時候,奧塔別克沒有少過和野獸搏鬥,還有離開哈薩克耶烈時那場戰鬥。但這時尤里首次沒有縮在角落、沒有躲在阿尤汗的保護下。他就站在奧塔別克旁邊,和他同生共死。

      兩個人、一隻熊和一隻貓就藏身於門柱後方,蓄勢待發。

      奧塔別克將尤里護在自己身後,一面留意著出手的最佳時機。

      逐漸靠近的黑衣人都腳步輕到讓尤里聽不見他們的聲音,但奧塔別克能夠聽得清清楚楚,就是他們移動到什麼地方,奧塔別克都能從聲音裡判斷。

      以往的戰鬥中,奧塔別克會自己將感官集中在獸耳及眼睛上,但現在有尤里在身邊就不需要這麼費力了。尤里替他增強的聽覺和視覺比他自己過去的巔峰還要更強。

      抓準了時機行動,奧塔別克低聲對尤里說:「有狀況就叫我。」

      尤里點頭允諾後,奧塔別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繞到敵人的後方,長年累月的戰鬥經歷,令他可以無聲無息地靠近,只需要一擊他就能在不殺害對手的情形下讓對方失去意識。

      來到敵人身後、拿起短刀、用刀柄往後腦重擊、離開去接近下一個人。所有的動作都是一氣呵成,沒有任何間斷和遲疑。以奧塔別克的力量,這一擊,足夠他們昏睡到隔天早上還有餘了。

      對付只空有操練,卻無實戰經驗的兵士,奧塔別克就像是單純從他們身邊走過那麼容易。他就像一陣風,一陣奪人行動力的風,悄悄地飄過,又悄悄地離去,卻沒有人可以平安逃脫。

      十幾個人倒下之後,對方就開始留意到有人偷襲的情況。

      敵方談話的聲音被奧塔別克竊聽到,他二話不說放棄面前的敵人,回到尤里身旁。確保尤里的安全比什麼都重要。

      「沒受傷吧?」尤里急著查看奧塔別克的情況。

      「當然!」把自己的手攤在尤里面前,證明所言不假。

       尤里給了奧塔別克一個微笑,他知道儘管現在夜黑的深沉混沌,奧塔別克依然可以瞧見他的笑容。「你真是太了不起了!」 尤里讚賞奧塔別克是不吝惜的。

      獸王族的夜視力僅次於夜行族,有了尤里的幫助,奧塔別克現在看得就像是白天那樣清晰。

      尤里給了奧塔別克兩個輕柔的吻,一個在手上,一個在唇上。獎勵般的行為其實是再一次加強兩人之間的聯繫。聯繫越強烈,響導可以給的支援就越多,哨兵也會越強。而身為妖精皇子的尤里,他的吻還有其他作用。

      對手從分散行動變成兩三個人團體行動,增加了偷襲的難度,看來是時候改變作戰方式了。

      奧塔別克環顧四周,做好正面衝突的心理準備。

      顯然地,對方察覺到有人正在阻擋他們接近這一帶,可是對手是個經歷過千錘百鍊的獸王族這件事就萬萬想不到了。

      他們仗著人數眾多就小瞧了奧塔別克這件事也是顯而易見的。

      明知道有偷襲的情況下,卻因為發現對手只有一個人,指揮官便無視了這件事情直接下令搜索。

      尤里露出了輕視的笑容,心裡想著:輕看我的哨兵可會倒大楣的!

      為了不讓對手留意倒尤里的所在位置,奧塔別克特意挑了有一小段距離的那三個人下手。

      奧塔別克出現在他們面前時,他們看來沒有因為對手的現身感到意外,但是當手中的燈光打在奧塔別克身上,他們才被獸王族的特徵及那眼瞳散發出的戾氣給震懾住。

      如果不使用幻術,對獸王族來說妖精族是弱小的可以用手折斷的一種人。可見對這幾個妖精士兵來說,奧塔別克會是多棘手的敵方。

      未免感官被幻術剝奪,最實際的戰鬥方式就是不給對方使用的機會。其中一位妖精士兵見打不過奧塔別克,才正要開口,就連帶整個頭部一起被永久地奪去說話發聲的能力。

      現在的奧塔別克並沒有餘裕去一一保留每個人的生命,他的戰鬥以保護尤里和戰勝作為考量。

      奧塔別克命令阿尤汗不要讓尤里看到戰鬥的狀況,他不願意讓尤里看見自己奪取別人生命的情況。可是尤里拒絕了。愧疚也好、罪惡感也好、痛苦也好,看著一個人的生命終結在自己手中的沉重,他要一起分擔。

      剩下的兩個人中的一個看到同伴倒下,提起劍砍向奧塔別克。

      以物理攻擊來對付奧塔別克是最不智的選項。奧塔別克不費吹灰之力就擋下那一劍,單憑施加在劍上的力道就足以讓對手整個人往後摔了好一段距離,跌在另一位同伴身上,結果兩人都倒在地上。

      奧塔別克反手握劍,一個用力就直接貫穿了兩人。拔出劍的瞬間,鮮血飛濺,以地上失去生命的身體為中心,染滿了地面也沾上了奧塔別克的衣服。

      就好像回到那個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終止戰爭的邊疆戰線。逃避了一段時間的奧塔別克真真正正抓回了戰鬥的感覺。

      轉身去接近下一批人,差不多也沒給對方反擊的機會。

      然後奧塔別克聽見其中有一部分人的腳步十分接近尤里,他立刻折回去擋在尤里前方。

       一瞬間,就是短到算不出長度的短短一瞬,奧塔別克一度聽不見任何聲音,然後轉瞬間又恢復了。奧塔別克肯定那不是錯覺,一個哨兵總能聽見許許多多大大小小的聲音,沒有響導的幫助是不會有片刻寧靜,而尤里現在不可能這麼做。

      「為什麼?為什麼對你沒有效?」對方顫抖著問出這句話。

      奧塔別克突然驚覺自己也許低估了尤里的能力。剛剛的情況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尤里在瞬間解除了施加在奧塔別克身上的幻術。

      尤里雖然因為不喜歡上課,沒有把自己的幻術練的扎實,可是身為皇族必須掌握令對手幻術無效化的能力,這方面尤里可是認認真真練熟到透了、熟到爛了。事實上這是在剛剛那個吻的時候尤里為奧塔別克增加的防護。

      看不見對方的顫抖,該說是刻意視而不見。有著溶入黑夜的黑髮與雲豹的瞳仁、獸耳的獸王族,此刻在他們眼中就是黑色的死神。

      奧塔別克的戰鬥力搭配上尤里的支援,這十來人又被削剪掉大半。

      眼見苗頭不對,整個部隊的指揮官親自趕來對付奧塔別克和尤里。

      要是他就直接對上奧塔別克,也許還不至於落的悲慘的下場。然而偏偏他就是挑上尤里發動攻擊。

      他是個哨兵,也是幻術夠強的妖精,從前一段時間奧塔別克的行動和只使用過一次的幻術的來源讓他猜出尤里藏身的位置。

      就算是做夢也沒有想過,在他看清躲在角落的人之前,扎實的熊掌就往他身上落下。

      在地上滾了兩圈,爬起來。他反應敏捷地接下奧塔別克的一招。

      他賭了一把,自己經過多年鍛鍊的幻術,和那小皇子之間到底誰會贏。要是直接以幻術硬碰硬,尤里有很大的機率會輸。

      可是千算萬算,他也沒有算到尤里並沒有使用幻術,也沒用無效化的能力。尤里直接短暫屏蔽了奧塔別克的所有感官,在那幾秒無聲無光無味的世界之中任何需要藉由感官生效的幻術都會失去作用。

        就在感官回復的一剎那,奧塔別克就已經拿著刀逼近他。他沒有機會再弄清楚發生了什麼事,奧塔別克就送給他最後的一擊,終結了這場戰鬥。

 

        奧塔別克聞到極度刺鼻的血腥味,他不用看也曉得自己渾身是血。他絕不會忘記尤里多討厭這樣的場面和氣味,這些都會勾起那讓他難以安睡的夢魘。

        所以奧塔別克只是站在原地,想著要讓阿尤汗替自己來抱尤里。

        但是尤里又一次掙脫了阿尤汗的熊爪,不介意奧塔別克一身是血就抱上去。

        「尤里… …」奧塔別克看著緊抱住自己脖子的小妖精,眼中是無盡的溫柔。

      尤里討厭鮮血濺的到出都是的樣子,也不喜歡血液的鐵銹味道。不過同樣的情況換到奧塔別克身上,正因為奧塔別克,尤里才會不顧一切地給奧塔別克擁抱。

      「你太帥了,奧塔別克。」尤里吹捧著奧塔別克。

      那張可能被誤認為面部神經失調的臉上浮現了得意的笑容。他是取得一場小勝利的戰士,正受到小皇子的讚揚。

      還處於備戰狀態的奧塔別克身上獸王族特徵都尚未隱去。

      尤里很喜歡奧塔別克的獸耳,那雙懾人的豹瞳,還有那獸尾。如果不是在戰場上,尤里大概會看得更為痴迷吧!

      可是現在他希望奧塔別克用原本的模樣,深情的注視著自己。他卻也知道這是為了保護自己,奧塔別克才做了這樣的選擇。

      這次的吻真的是作為獎勵,像是品嘗甜品那樣溫柔緩慢的吻。

 

      正開心的時候,奧塔別克眼尖發現地上的碎紙。那看起來是某張東西的殘片,難道是對方在死前送出了什麼資料嗎?真要是這樣,假使他透露的是根據地位置就麻煩了。

      似乎這一夜的戰鬥還未能真正消停… …

 

评论(14)

热度(68)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