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哨嚮〕琉璃夜:第四夜

#主CP:戰爭英雄奧塔別克X小皇子尤里;皇太子維克多X皇太子妃勇利

#其他CP:公主米拉X宰相之女薩拉;少將軍披集X小王子承吉

#幻想世界設定,哨兵響導設定、ABO設定。

前篇:第一~三章  番外一  第四暮  第四晚

這次算戰鬥情節偏少吧... ...應該是真的很少!

是說每次打到夜行族都好想直接打吸血鬼上去(傻笑

是說因為一點事情耽擱了更新,對不起(掩面

以下。



第四夜:火光X微光

 

      維克多和勇利是最後進入皇城的一組人。

      看著曾是自己的成長、生活的家淪為戰場,維克多的心裡自然不好受,但做事情總會有要取捨的時候。

      皇城可以重建,要刻意布置成和以前一樣也不是做不到,可是要是就這麼放棄,就什麼也拿不回來。那和平的國家、安穩的生活、還有那些回憶,都會連帶那一夜的火就這麼消逝了。

      「維恰,走吧!」勇利提醒維克多,現在不是繼續猶豫的時候了。

      米凱萊讓出了一個通道讓維克多和他帶領的人們進入皇城。米凱萊和薩拉帶來的龍使族人及十幾隻的龍將皇城包圍,除非是自己人,否則不讓任何人進出皇城。

      「你們可要帶領我們打勝仗啊!」米拉對著將要進入皇城的維克多與勇利說。

      「放心,我們會的。」維克多朝妹妹露出一個自信的微笑,就像內亂發生以前、他平時的樣子。

      「你們自己也要多小心。」勇利握著米拉的手叮囑著。

      「我們知道!你就看好維克多吧!他沒有你可不行啊!」米拉反過來這麼交代勇利。

      維克多也沒有挑這時候埋怨米拉的話,眼前的大事是不能再耽誤下去了。

      薩拉、米凱萊和埃米爾只是目送著他們,沒有跟著多搭話。

      維克多自己開口了,他對著米凱萊他們說:「這裡就麻煩你們了。記得生命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轉身最後一次看著這為他們聚集起來的龍群,行了一個代表感謝之意的軍禮。

      由米凱萊帶頭,所有的龍使族人都行了相同的軍禮,在空中的翼人族也無一例外地跟著埃米爾對維克多行禮。

      維克多、勇利及跟著他們的幾個人沿著其中一條用來逃生的密道進入皇城。這些密道從皇城建成的時候就存在了,然後每一代的皇太子都會繼承著密道的所有資訊。到這一代,維克多在決定繼承權時就將所有的資訊都記在腦袋裡了。

      見不到維克多一行人後,薩拉先回到了自己的崗位,米拉跟在她的身邊盡責地擔任著護花使者。這時的米拉肩上站著一隻有她身長一半的灰鷹,牠名叫「薇拉」,是米拉的精神嚮導。

      米凱萊確定妹妹穩當地在自己的分配到的位置以後,才轉身回到自己的龍身邊去。

      走了兩步,沒見該保護自己的哨兵跟上來,米凱萊轉頭有些不悅地說:「還不快過來。」

      埃米爾點點頭,沒有再欣賞著米凱萊的背影,加快了腳步跟上他。

 

      維克多依序點起了密道中的火炬。

      漆黑的密道變的燈火通明,牆壁的石磚和年久失修的痕跡都清晰可見。

      和平的時間已經太久了,喪失危機感的接連幾代沙皇都沒有維護這些密道,於是點燈成了冒險的一件事,不知道什麼地方會被外面注意到裡頭火光,弄不好就可能被人發現他們在這裡面,然而要是不點燈走起路來就會是一件麻煩又危險的事。

      權衡之下,又想到密道的外面估計也是一片混亂,這些燈光大概也會被披集的火光掩蓋過去,還是讓自己走的穩當一點吧!

      維克多牽著勇利的手又握緊了幾分,好像稍微一鬆手,勇利又會立時從他眼前消失似的。

      勇利心裡其實也十分害怕,又擔心整個人都靠到維克多身上會造成妨礙,身體依然保留了點和維克多之間的距離。忍著顫抖的心不讓這樣的波動反應在手上和表情上。

      可是維克多用不著去發現這件事,他極為了解勇利的性格,勇利會害怕的事情他心知肚明。然而維克多不論平時怎樣地不分時間、不看場合、不管氣氛地和勇利親熱,這種山雨欲來的關頭,他也知道收斂點。只是心裡掛記著要好好保護勇利。

 

      在他們的正上方,此時上頭的人正處在火與冰交雜的混亂之中。

      冰精族的冰就和炎魔族的火一樣不是輕易就能應付的。炎魔族的火無法用水熄滅,冰精族的冰也無法用火來使其融化。

      單是靠著披集與承吉兩個人就困住了不少的士兵,

      兩個人在作戰過程中沒有多交談,卻能夠有著無間的默契。完全相反的能力卻不會相互干擾,反而相輔相成,讓敵人措手不及。

      承吉甚至是一面照看著披集的精神意識雲狀況,一面靈活的操縱著自己的冰。冰精族的小王子實力不容小覷。

      妖精一族的幻術太危險,單是被火包圍他們也還能施展力量,於是困住人的重責大任就交給了承吉為首的冰精族。而披集帶著幾個炎魔族人手下不客氣地大鬧起來。

      要是有誰試圖從承吉的手邊溜掉,孟加拉虎和哈士奇犬就會一隻一邊包夾那個人,把他逼回承吉的攻擊範圍。

      在逐漸減弱的慘叫聲中,又一個人被冰凍在像是沒有溶點的冰中。

      整個皇城陷入混亂的模樣可不是天天都有。披集真想邊戰鬥邊照個幾張相片留念。

      敏銳地發現披集分了心,承吉涼涼地看了他一眼:「專心。」

      對著伴侶露出了一個滿是調皮氣息地笑容,下一秒披集確實認真了起來。

      精準地控制著自己的火炬,不論是攻擊會是點火都準確到位。

 

      維克多和勇利的目標是找到在皇城中的叛亂軍閥。只躲在密道裡不出來當然不是辦法,潛進來之後終究還是得出去才行。

      一推開隱匿於書櫃後的門就被人賭見也真是出乎維克多的預料。

      「這種時候還有人看書啊?」聽似訝異與頑皮兼具的一句話,維克多在一瞬間使用了足以壓倒其他人力量的幻術「你什麼人都沒有看見,只看見書而已。」

      維克多的能力是以自己的話語中施加的暗示為根據,進而使對方陷入長時間的幻覺當中。

      只見對方開始恐懼的大喊,抱著頭像是害怕著朝自己飛過來的東西似的。

      中了維克多幻術的妖精士兵現在看見的是無數的書朝著自己飛過來,舖天蓋地,讓他看不見其他東西。

      沒有多解釋自己做了什麼,維克多一心就是繼續前進和護著自己身邊的勇利。勇利也什麼都沒有多問,跟著維克多前進。

      原本該是一條每天都會經過的走廊,此刻卻讓維克多和勇利覺得陌生。

      每天維克多要去處理政務時會故意經過這裡,聽著家庭教師在給尤里和米拉上課的聲音,或是偷看一下他們兩人時不時不專心的模樣,或是偷笑或是現身做一回大哥該有的樣子責備弟弟妹妹,雖然兩人頂嘴的次數也沒少過。

      勇利就是刻意來這裡的。送點心或是下午茶這種事情交給女傭當然是正常的做法,可是勇利會親自這麼做,維克多及幫助他的格奧爾基、上課中的尤里和米拉、忙碌的沙皇和嚴格的皇后,勇利是藉由這個方法熟悉自己新加入的這個家庭。結果不單是維克多的親人,就連宮中的上上下下都喜歡著這個平易近人又奇特的皇太子妃。

      現在這了卻不是熟悉的樣子。偌大的皇城不顯得冰冷是因為住在這裡的人充滿了笑聲和活力,現在這裡卻是冷冰冰的,了無生氣。被破壞的不光是原有的擺設,還有這裡的應有的氣氛。

      「乖,別看了!」維克多伸手矇住勇利的眼睛。

      他自己心裡也為這副景象淌血,但維克多更在乎的是敏感脆弱的勇利下泫然欲泣的表情,在乎勇利正在動搖的心。

       「維恰,這樣我就不能走路了… …」勇利試著要維克多放手。

      「那就我替你走吧!」一把抱起了勇利,維克多走起路來還是像沒有背負著多少重量一樣「聽我的話,勇利。必要的時候我會放你下來,別擔心。」維克多不允許勇利這時候拒絕。

      勇利只能溫順地點點頭,把臉埋在維克多的肩上。

 

      穿過走廊,走往上一層樓,整層樓都是漆黑一片。

      維克多可以猜想的到原因。

      果然在走廊看到那雙雙明亮的猶如星辰的眼瞳,還有那因為反射維克多手上的燈而格外醒目的獠牙。

      問夜行族的人「非要弄得這麼黑才能戰鬥嗎?」簡直就是廢話,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才是最強的。

      要不是白天時夜行族的能力會弱到僅剩原有的一半以下,隨意來個夜間偷襲,夜行族就能稱霸全世界了吧!那位戰鬥中的斯塔達柯納帝國王儲又是一副野心勃勃的模樣,雖然他本人說征服世界有很多種方法,不見得要用武力取勝。

      一片黑暗之中,不具有夜視力的妖精維克多看不出現在的戰況,可是他以J.J.的實力和笑聲猜想,能戰鬥的對手應該所剩無幾了。

      「需要幫你們帶路嗎?」說話的不是J.J.本人,而是他用來傳話的蝙蝠。

      維克多慶幸勇利的眼睛被自己蒙著,不然他準會被這張口說話的蝙蝠嚇一大跳。

      「謝謝你的好意,但這是我的皇城,我知道該怎麼走。」因為抱著勇利又提著燈,維克多沒法像先那樣行軍禮,注視著J.J.真誠地說「真的很謝謝你!請務必萬事小心。」

       「你也是。」顧不得維克多到底看不看的清楚,J.J.比出了他的招牌手勢大喊「It’s JJ style!」

      平時總讓人無言以對的動作和台詞,這時另維克多露出了笑容。在這種情況下J.J.倒是挺發揮提振士氣的作用。

 

      在往上一層,叛亂軍閥所在的可能範圍又縮小了不少。

 

 

评论(6)

热度(70)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