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哨嚮〕琉璃夜:第四晨

#主CP:戰爭英雄奧塔別克X小皇子尤里;皇太子維克多X皇太子妃勇利

#其他CP:公主米拉X宰相之女薩拉;少將軍披集X小王子承吉

#幻想世界設定,哨兵響導設定、ABO設定。

前篇:第一~三章  番外一  第四暮  第四晚  第四夜

以下。



第四晨:微光X刀光

 

      「維恰,現在是幾樓了?」被抱著挨在維克多懷裡的勇利問到。

      「已經到五樓了喔!」維克多知道勇利當然很清楚皇城的內部配置,卻依然耐心地說明「就是寢室的樓層。」

      勇利點點頭,繼續乖乖地把頭靠在維克多的肩上,聽話地沒有四處亂看,雖然腦中的胡思亂想還是少不了。

      到了較高的樓層之後,受到的破壞已經不像樓下那樣嚴重。維克多只是想要把勇利護在自己的懷裡,他身上的體溫和信息素的味道會讓勇利覺得安心,勇利的重量和信息素也同樣能讓維克多不那麼焦躁。

      維克多總覺得事情有些奇怪。

      皇城裡頭都被他們鬧成這副樣子了,領導這些叛亂分子的軍閥竟然還沒有現身… …除非他根本不在皇城當中。

      那麼他會去哪裡呢?

      躲起來了?這個不太可能,從叛亂那天晚上他的行事風格來看,他不是個貪生怕死的人,自己想要的東西他會用盡一切手段弄到手,即是要冒生命危險。

      如果他離開皇城,這樣的大半夜裡… …維克多心裡有個令他感到無法呼吸的猜測… …不會的… …不可能的… …他不讓自己去胡思亂想,免得自亂陣腳,然後影響到勇利的狀況。

      「維堅卡!」他呼喚自己的銀狼吩咐牠「到六樓去,發現敵人就叫我。」

      服從主人的維堅卡,快速的跑了出去。維克多就抱著勇利繼續搜索著五樓。

      意外地,他們在這一層樓碰上了克里斯和格奧爾基。

      「你們在這裡,表示樓下都沒有找到人嗎?」維克多搶先問了話,剩餘的範圍越小,就表示父皇和母后他們… …生存的可能也越渺茫。

      克里斯搖搖頭,給了維克多一個很大的笑容:「剛好相反。樓下披集抓到一個在洗東西的女傭,她說陛下他們被囚禁在這一層樓的房間裡。我們覺得她沒有說謊,所以直接上到這裡來。」

      「這裡就交給我們吧!堂兄,我們會找到伯父陛下他們的。」格奧爾基拍拍胸膛向維克多保證。

      「就交給你們了。但是我們還是得在這一層多待一下。」維克多回答道,他說話的語氣和表情都表現出對兩人的信賴。

      「所以你們的最大敵人也不在樓下嗎?」克里斯這樣問完,得到維克多點頭作為答覆。

      一下子陷入了沉默,克里斯和格奧爾基都想到了和維克多一樣的揣測。

      「如果找不到,你打算怎麼辦?」克里斯追問。

      維克多從剛才就持續地思考著這個問題,現在算是得到了結論:「請埃米爾派幾個人去城裡其他地方看看,我猜想他最遠應該還沒有離開彼得格勒。」

      兩個人都對維克多表示贊同。

      這時候維堅卡回到維克多身邊,垂下頭來。

      「沒有找到是嗎?」維克多對著維堅卡笑了笑,不想要銀狼就這麼喪氣著「沒關係,小維做的很好了。」

      維克多正考慮著要怎麼聯繫皇城外的埃米爾,他卻出現在窗邊。翼人族特有的大型羽翼在他身後揮動著。翼人族的羽翼十分豐厚有力,比起妖精族的翅翼更適於用力飛翔於高空之中。

      「維克多!」

      維克多走近窗邊:「怎麼了?」

      「剛剛我的部下說,在城裏面看到有人正在交戰,地點很靠近我們的根據地。」埃米爾的表情和聲音都告訴維克多,這件事必須當機立斷地處理。

      既然都確認了叛亂的軍閥不在皇城之中,維克多和勇利也沒有繼續留在皇城當中的必要。再加上埃米爾帶來的消息,維克多下定決心回去根據地一趟,同時擴大搜索範圍。

      闔上眼,在心中下了一個大決定,維克多沒有動搖的開口:「埃米爾,我要麻煩你和米凱萊跟你的族人幫我盡可能留意城裡的動態,皇城的包圍就交給薩拉和其他龍使族人。我和勇利要回去一趟,計畫改變了。」

      「我知道了。我會立刻轉達的,有什麼情況我再馬上告訴你。」

      「有勞你了,埃米爾。」

      埃米爾沒有做多餘的停留,回到米凱萊那裡轉述維克多的決定。

      「你們就繼續原本的工作沒有問題。」維克多轉身對克里斯他們說「皇城裡的敵人應該都被披集、承吉還有J.J.他們收拾的差不多。請你們務必找到我父皇和母后,拜託了。」

      交代完事情,維克多迅速的帶著勇利、領著跟隨自己的人離開。

 

      「光虹,小心。」

      把因為閃避敵人失去重心的光虹拉進懷中,雷奧沒有讓自己的戀人摔在地上。

      「謝謝你,雷奧。」

      原本負責掩護工作的他們兩人,剛剛才結束一場戰鬥。

      他們為了成功把克里斯和格奧爾基送到樓上,主動擋下了一支人數不少的敵軍小隊。

      雷奧討厭戰鬥,但是他既然已經承諾了維克多要幫這個忙,他就會幫忙到底。戰鬥時的雷奧連光虹都是第一次見到,他的劍法就和他本人一樣充滿獨特性。

      他的頭上伸出了犄角,像是黑曜石一樣的犄角,眼瞳裡頭泛著藍色的光芒,背上還長了一對蝙蝠一般卻多了刺的翅膀,最後是帶著尖刺的尾巴。雷奧現在的樣子才是魔人族真正的姿態,可是他眼睛和嘴角的弧度仍是平時那個溫柔的人。

      戰鬥狀態的光紅手腳上都攀著莖蔓,瞳仁也變成了初夏的綠葉那種色彩,頭上的花冠不是戴上去,而是天生長著,這時上頭的花苞都變成了盛開的花朵。

      魔人族的速度快到讓妖精族難以跟上,皆由翅膀幫助來迅速移動,完全體的魔人族在速度上是十二種族之首。

      光虹先牽制住對手的活動,再由雷奧發動攻擊。兩個人合作無間,不說根本沒有人看的出來,他們之間就與奧塔別克和尤里一樣只有精神聯繫。

      雷奧雖不是個殘忍的人,可是他衡量過這時應該以維克多他們為優先考量。能讓敵人昏厥過去、失去戰鬥能力的人,兩人就盡可能這麼做。如果真的完全沒有辦法,才會選擇奪取對方性命的作法。

      明明是第一次戰鬥,卻這麼快就能抓到訣竅。雷奧切身體認到身為魔人族,天生就是戰士的事情。

      溫柔的雷奧都放開來戰鬥了,他手下那些留著好戰血液的魔人族就更不用多說了。

      昏厥的人數不少,但地上屍體的數量也絕不是少數。

      原本一支數十人的小隊,在短時間之內,就像被蝗蟲吃掉一般,被這人數用十隻手指就能數過來的魔人族隊伍全數給擊倒在地上。

      手中的劍、犄角、翅膀、尾巴… …魔人族一身上下都能用來攻擊敵人。成堆的屍首上,以及活著的人身上的傷口,已經看不出到底是被用什麼給刺穿,沒有任何一個敵人可以保留完整的樣子。

      把還有氣息的人綁了起來,雷奧決定帶著光虹和同伴們去尋找其他人,看看是否需要支援。

 

      維克多和勇利是在三樓的樓梯口之前遇見雷奧和光虹的。

      從雷奧的口中維克多得知了早些時候的戰況。維克多原先考慮過讓兩人跟著自己回根據地,可是從各組地回報看來,皇城已經差不多被他們控制,現在剩下的工作就是鎮守著皇城,不讓敵人再次奪走。所以維克多請雷奧和光虹繼續留在皇城內。

      除了米凱萊、埃米爾和他的翼人族手下,維克多還請披集和承吉跟著他們離開,返回根據地。

      站在皇城門口,維克多望著根據地的方向。被一棟又一棟的建築物、一排一一排的房屋阻擋,站在這裡什麼都看不到,而維克多的擔憂就算不是勇利也能看出來。

      拜託!希望他們千萬不要發現那裡!守護妖精族和羅爾西亞皇國的斯諾女神啊!求您的憐憫和看顧。

      維克多乞求著,縱使他平常不是這麼地虔誠,即便他曉得那裡有個號稱戰爭英雄的奧塔別克在保護尤里。他依舊乞求著。

 

      一行人大陣仗地回到根據地,首先看到的是被制伏在地上的人群和屍首。

      仔細查看過發現是敵人後,維克多鬆了一口氣。他不用太多的推理也能肯定是誰下的手。

      奧塔別克,除這之外他真想不出別人了。

      被留下來的守衛慌忙報告稍早發生的事。說是這些人打算偷襲,結果被奧塔別克和尤里聯手給輕易地擊到。

      「他們兩人呢?尤里呢?」維克多急忙問。

      「回殿下。」回答的守衛看起來些恐懼「尤里殿下他們發現附近還有其他支隊伍在較遠的地方,便追了出去。」

      維克多吞了口口水,把原先要出口的話跟著吞了回去。如果是因為這裡遭到了攻擊,他就不能、也不該責怪尤里和奧塔別克了。就算這只是他們的理由也罷,比起生氣,維克多更想知道他們在哪裡。

      一位翼人族在這時降落地上報告說:「城外有一支大軍逼近,恐怕是敵人的援軍。」

      俗話說的好,擒賊先擒王。維克多知道殺了最高的指揮官能讓整支軍隊瓦解,再多的援軍都沒有意義。他沒有改變戰略,果決地展開搜索。

      真正的戰鬥才算是即將開始。

 

评论(8)

热度(62)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