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哨嚮〕琉璃夜:第五晨

#主CP:戰爭英雄奧塔別克X小皇子尤里;皇太子維克多X皇太子妃勇利

#其他CP:公主米拉X宰相之女薩拉;少將軍披集X小王子承吉

#幻想世界設定,哨兵響導設定、ABO設定。

前篇:第一~三章  番外一  第四暮  第四晚  第四夜  第四晨  第五暮  第五晚  第五夜  番外二

不曉得有沒有人猜到這樣的發展呢~

寫到這裡,小芭就可以自首一下,其實這個故事最主要的情節還沒有寫到啊XD然後其實真正的故事主軸在【шоколад】出現過喔XD(所以好像不能說完全和前作沒有關係(?

以下。



第五晨:義氣X盛氣

 

      很久以前,在米拉還是個天真的小女孩,尤里更是個被抱在懷中的幼兒,而在維克多也只比尤里現在年紀大一點的少年那時候。維克多就像一切噩夢發生前的米拉和尤里,坐在教室裡聽著家庭教師的教誨。

      與給米拉和尤里的課程稍有不同,家庭教師會透過先皇們的例子教導維克多怎樣成為一位優秀的沙皇。

      維克多記得家庭教師問過這樣的問題:『面對麻煩的敵人,殿下會怎麼做呢?二話不說消滅他們,省得麻煩?還是事到臨頭了再來打仗呢?』

      那時候,這對剛開始學習怎樣統治的維克多來說並不好回答,他思考了兩天,還是沒有得出答案。維克多試著研究過去的先皇有沒有這樣的例子,不過羅爾西亞皇國和平的時期太長了,能找的例子少得可以。維克多也去問過他的父皇,但雅可夫要他自己得出答案。

      維克多想出答案的契機,是一封寄給他的信。

      那一年他在奉四女神之名舉行的國際運動會上奪得了他的第一面金牌,他手中的信,是看了他的比賽後,一位來自大海另一端的小粉絲寫給他的。以通用的盎格魯語寫成的這封信裡用著偏簡單的字彙,但是看的出每個字、每句話都是字斟句酌,以求將自己的心意確確實實地傳達給維克多。

      在信件的末了,小粉絲寫到:我也正在加緊訓練,希望有一天能和維克多殿下同場競技,到時還請維克多殿下不要手下留情,以實力對決。

      於是維克多想,如果這位小粉絲成為自己在比賽上的敵人,他要怎樣應對呢?將他的信心徹底擊潰,不讓他再出現?裝做什麼事也沒有地去比賽、什麼也不在意?

      對自己搖搖頭,否決那兩個想法。如果真的有這麼一天,他們在賽場上是敵人,那維克多會創造出第三種選項… …

      『多一個敵人,不如多一個朋友。我要把敵人變成自己的盟友,去對抗無法溝通的敵人。』維克多最後交出了這樣的答案。

      家庭教師對維克多的答案簡直不敢置信,太令他感到驚奇了。那時候家庭教師就斷言,維克多有成為一位帶領國家走向繁榮與太平的沙皇的潛質,撇除他時不時的無厘頭和我行我素之外。

      至於維克多在十年多之後真的遇見了當年寫信的小粉絲,然後實現他的話將那位小粉絲變成自己的人,雖然是另一種的意義上來說,就是另一個已經講述過的故事了。

 

      「流亡之民、幫助、敵人、我的、哨兵、港口、其他、流亡之民、幫助、我們、交換、收留、居住、說服、其他。」

      尤里留下來的片段字詞被勇利完美地補綴成完整的句子。

      「一批流亡之民會幫助敵人。我的哨兵在港口找來了其他的流亡之民,他們會幫助我們,交換條件是收留他們,讓他們有固定的居所,他們會幫我們說服其他流亡之民。」

      按維克多當年的答案,這就是現在的第三種選項。

      「埃米爾,有勞你和你的族人再幫忙了。」維克多對剛完成任務回到自己面前的埃米爾說。

      「儘管說吧!」埃米爾露出了他那不畏艱難的笑容。

      「請讓克里斯和J.J.的軍隊先按兵不動。然後到港口去告訴奧塔別克,他提出來的方案我會採納,最後請你們控制風向,讓船可以順利靠岸。」維克多有條不紊地說出現在的應變「請奧塔別克、尤里和他們找來的人,直接到城門去,我們在那裡跟他們會合。」

      維克多頓了頓又補充:「還有請其他人都做好準備,如果我們失敗了,就要做最壞的打算。」

      「交給我吧!」埃米爾豪爽地笑著。他將任務分配下去,自己也張開翅膀與乘在龍背上的米凱萊一起前往港口。

      最壞的打算就是交戰。維克多不得不考慮到這個可能性並想出應對的策略。同時他要努力將傷害減到最小。

 

      維克多讓披集和承吉與自己和勇利一起到城門去,由他們兩個人帶著手下守在城門上。一旦敵人發動攻擊,炎魔族和冰精族的法力,可以用來拖延敵人,給後方潛伏的兩支軍隊反應與上陣的時間。

      稍微後方的陣線上,與龍使族人各自帶著自己的龍藏匿於民宅的屋頂上隨時準備升空。他們的陣線中點是發號施令的米拉與薩拉。

      在龍使族所在的下方,克里斯與J.J.的軍隊就在那裡擺好了陣勢。

      埃米爾與米凱萊在翼人族完成任務之後,去到雷奧和光虹帶居民避難的教堂,在那裡共同保護百姓。

      所有人都就定位後,奧塔別克找來的援軍也到達了。

      他們之中的領導是一位有一頭帶金色光澤的褐髮、高大英挺的半神族人。

      「聽說您願意讓我們居住在羅爾西亞皇國境內,羅爾西亞的皇太子殿下。」他開口說話的口吻並不像是個粗俗的人,或許正是如此他和跟隨他的人才會成為流亡之民當中獨特的一支。

      「是的。我國內南方有一大片未有人管理的平原,你們可以自由在那裡定居、耕種、飼養,建造你們自己的城鎮,前十年我們皇族不向你們收任何賦稅,同時你們所有人都會享有與羅爾西亞公民一樣的待遇。」維克多對這個領導比知道他願意協助時更多了點好感,便給予了更多優渥的條件「並且你們當中若有妖精族的罪人,所有都罪狀和刑罰都一筆勾銷。其他的種族,只要住在羅爾西亞一天,我就會像對羅爾西亞的國民一樣,保證你們的安全。」

      「意思是我們都可以成為羅爾西亞的國民嗎?」他們的領導追問。

      「沒錯,就是這個意思。」維克多微笑著,那是一個禮貌而帶著誠意的笑。

      那位領導回頭看了一眼自己的部下,交換了幾個眼神。他臉上嚴肅的神情變成爽朗的笑容:「我們接受您的提案,皇太子殿下。我們會盡我們所能說服我們的同胞放棄戰爭。」

      「很高興聽到你這麼說。」維克多主動握住他的手「稱我維克多就好,等你們的城鎮建立了,那裡將是你的領地。」

      「感謝您的給予,維克多殿下。」他的眼神是誠懇的「我,史蒂芬,代表我們所有人感激您。」

      「我預先歡迎你和你的人加入羅爾西亞皇國,史蒂芬。」

 

      當與拉麗薩合夥的流亡之民軍隊來到誠門口,發現迎接他們的不是原先說好要裡應外合的羅爾西亞軍,而是另一支流亡之民的群眾時,上自領導各個面面相覷,感到錯愕。

      「好久不見,諸岡。」史蒂芬對為首的凡人族青年說。

      「史蒂芬,你為什麼在這裡?」諸岡的語氣十分急躁,但他就是性子急了點、聲音大了點,其實倒也不是真的凶狠。

      「我是來告訴你,和你合作的那個人已經死了。」史蒂芬的說話方式相形之下沉穩的多「但是羅爾西亞皇國的皇太子提供了機會,不計較你們曾經打算協助他們的敵人。」

      史蒂芬將維克多的話原原本本地傳達,他的語氣和說話方式對諸岡和他所帶領的人產生了明顯的影響力。諸岡和他的謀士織田都認為這是個值得把握的機會。

      收納攪擾這個世界的流亡之民也許是個冒險的行為,可是維克多將兩支流亡之民收為自己國民、不再費更多的一兵一卒換取和平的做法,不光是終止了眼前的戰爭,同時為羅爾西亞開創了超越他以往各代沙皇在位時的繁榮盛世。

      在他們之後數百年的人們依然傳頌著這位自信、優雅、睿智的沙皇與他的伴侶、弟弟及弟弟的伴侶的傳奇。

 

      戰爭真的落幕了,和緩緩升起的朝陽一起。

      在雷奧與光虹帶去避難的人當中,還有克里斯和格奧爾基找到、被囚禁在寢宮更衣室裡的沙皇與皇后。

      本以為在見到父皇與母后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現在卻看到他們活在自己的眼前,將近兩個月下來,他們兩人都瘦了、面容也憔悴不少,昔日的威嚴此刻因為與孩子們的重逢而被放下。

      「父皇、母后。」第一個衝過去的是尤里,顧不上母后平時是怎樣嚴厲,先抱過去再說。皇后莉莉亞沒有推開小兒子,反而是也緊緊摟著他。眼淚讓傲氣的小皇子模糊了視線,打溼了秀麗的臉龐,浸濕了他的衣領,尤里一點也不為意,放任著自己的情緒和眼淚。

      米拉則給了父皇的一個擁抱,她眼角的淚水同樣不受控制,哭得令人心疼。老沙皇拍拍女兒的背,安撫著她。這時候他不會嫌自己的皇子們和公主一個個都像孩子似的。

      維克多在弟弟妹妹身後靜靜地走到父皇和母后面前。心底裡還是大孩子的維克多也想要擁抱他們,不過他先把時間讓給了弟弟妹妹。

      老沙皇雅可夫知道這個長子的性格,立刻就發覺這次的事情讓維克多成熟了不少。他空出一支手,招手讓維克多來到自己面前:「你真的長大了,維恰。你做得非常好。」

      這個稱讚讓維克多的情緒失去了掌控,眼淚先是一滴兩滴緩緩滑落,接著像潰堤的水源一樣。

      沒有責備維克多,雅可夫讓維克多也加入這個重逢的擁抱,還有貼心陪伴著他們的勇利。皇后莉莉亞則伸手讓在他們羽翼下長大、如同己出的格奧爾基也享受這份溫暖。這時刻,他們不是沙皇一家,只是享受著團圓時光的普通的一家人。
 

      一個月後,雅可夫宣布退位。同時,維克多登基成為新沙皇,勇利為新的皇后。

      「勇利,你說我會是一位優秀的沙皇嗎?」登基典禮那天晚上,維克多問起勇利。

      「維恰肯定會是最優秀的一位。」勇利對維克多的信心是發自內在。

      「一定是因為有你在我身邊。」

      沒等勇利回答,維克多給了勇利一個漫長而深摯的吻。

 

评论(18)

热度(71)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