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哨嚮〕琉璃夜:第六暮

#主CP:戰爭英雄奧塔別克X小皇子尤里;皇太子維克多X皇太子妃勇利

#其他CP:公主米拉X宰相之女薩拉;少將軍披集X小王子承吉

#幻想世界設定,哨兵響導設定、ABO設定。

前篇:第一~三章  番外一  第四暮  第四晚  第四夜  第四晨  第五暮  第五晚  第五夜  第五晨  番外二  

結束戰爭要進入下一個部分,事情發生前的甜甜日常(大概吧(汗顏

以下。



第六暮:重建X重啟

 

      被這次的動亂摧殘的彼得格勒城,耗費了將近一年的時間才將百廢待興的市街與飽經戰火的皇城回復成原本的惹人憐愛的模樣,回到那座遠近馳名的美麗大城。

      維克多親自指揮所有的重建工程,並給予所需的幫助。所有的材料只要有所不足的地方全部都由皇室、國庫裡支出。雖然所費不貲,但看到昔日的風采與人們身上的微笑都重新出現,這些付出也都值得了。

      皇城更是被建成和原先一模一樣,每個細節都按照原有的樣貌重建回去。

      維克多笑著說,這樣才有家的感覺。才是他們所熟悉的那個皇城,有著他們記憶的地方。想當然,他這樣的想法不單是勇利,尤里、米拉,甚至是雅可夫和莉莉亞也同意了他的說法和決定。

      幫助維克多的夥伴們,在事情落幕後各自先回到了自己的國家。他們相約,等彼得格勒回到他最鼎盛、最璀璨的樣子時,他們會再次到訪。

      至於被維克多留下的流亡之民們,也在維克多所應允給他們的南方大平原展開了他們的新生活。

      一切看似跌在谷底,現在再看卻又充滿了希望。

      重建的這段時間裡奧塔別克都留在彼得格勒,陪伴在尤里的身邊。

      這場戰役之所以能贏,靠的是奧塔別克的計策和他找來的支援。但他婉拒了雅可夫和維克多要給他的一切。

      『我所做的都是為了尤里。』奧塔別克這樣回答。

      說起來他自己都覺得奇妙。他本來就是和尤里定下一個交換條件的約定,幫助彼此達成目的,可是他卻在這段朝夕相處的日子裡被尤里的特質給深深吸引,真心愛上了尤里。當他發現自己和尤里是能結成伴侶的時候,他就不想放手了,他想把尤里捧在掌心保護著,想陪伴他的喜怒哀樂,想一輩子和尤里相守。

      奧塔別克想要保護尤里,所以他就算是賭上自己的生命,也要為尤里作戰。奧塔別克只是想要看到尤里臉上的笑容,所以他才會用盡自己所能的一切方法為他解決問題。

      能夠留在尤里的身邊,對奧塔別克來說,就是他最大的報酬了。

      可是他從未忘記過,自己肩上還背負著一個責任,還有一見尚未解決的事情。要他自己來說,現在的他還沒有辦法給尤里真正的幸福… …

 

      重建的工程告了一個段落。雅可夫就宣布要把沙皇的位置交給維克多。

      登基典禮就訂在重建完成後的十二月,也就是妖精族的守護月。因為這件事,整個羅爾西亞皇國都呈現了歡騰的氣氛,舉國上下都慶賀著他們英勇睿智的皇太子殿下成為新的沙皇。

      典禮的邀請函也寄往各國,將協助過維克多的夥伴都找回來一同分享喜悅。

      身為皇子及維克多的弟弟,除了人到場出席之外,尤里也沒有什麼能做的事情。畢竟這些準備的工夫本來就和他沒有關係,如果有什麼需要蓋章同意的事情,那也是維克多的事情,輪不到他來做。

      對尤里來說最需要他出面的事,就是挑選出席登基典禮的禮服,但這件事就夠讓他煩心了。

      前前後後他試穿過的衣服多到尤里自己都不想要去計算。只覺得那些人像是要把能套在他身上、用在他臉上、戴在他手上的東西全用上了一樣。

      一個下午,還是沒有一套中意的。

      尤里自己喜歡的,維克多不一定喜歡;維克多滿意的,又換父皇不高興了。要是三個人都意見一致了,母后又會出來說不合適… …天啊!誰敢違抗她啊?特別尤里還得被她抓去練舞呢!

      「還是你最好,都不會有意見。」尤里暫時回到房間裡休息,脫口而出的一句話就像忘了奧塔別克曾經說他穿的太過暴露一樣。他隨性地往沙發上就要躺下去,但被奧塔別克接住抱進懷裡。

      奧塔別克淺笑,暫且遺忘自己剛剛在思考的事:「那是你穿什麼都好看。」

      一句「當然啊!我很漂亮嘛!」被尤里吞了回去。

      要是對方是勇利,他就會這麼回答。可是面對奧塔別克,尤里卻成了顆安靜的紅蘋果,說不出來。

      「吶!奧塔別克,你那天會穿什麼衣服呢?」尤里轉移了一下話題,否則真怪不好意思。

      自己這個下午可試衣服試到都累了,可奧塔別克竟就坐在房裡看書,尤里真的好奇奧塔別克到底是怎麼樣這麼快就可以決定要穿什麼,不需要被那些設計師和女傭折騰。

      奧塔別克笑而不答。

      相處這一年多,尤里更懂奧塔別克的性子了,奧塔別克這一個逃避問題的笑容,尤里馬上就看懂了。尤里翻身跨坐在奧塔別克腿上,一雙翠綠色的大眼緊揪著他:「你根本沒試,對不對?你到底打算要穿什麼?」

      奧塔別克見沒有辦法再拖延,才誠實地回答:「就是我那件軍用禮服。」

      他的話中所指的軍用禮服,尤里當然見過。那是奧塔別克從哈薩克耶烈帶出來的衣服之一。簡約的剪裁、俐落的設計和堅挺的布料,以及微量僅是用來標明軍階的裝飾,合身的軍用禮服穿在奧塔別克身上,可讓尤里看得出神,只覺得自己的伴侶又帥上了幾分,肯定是全世界最帥的Alpha了。

      同時尤里也在心中感慨,奧塔別克這個大公子哪裡像是大公位置的繼承人,他的父親和國民只把他當戰士了吧!

      但回過頭來說,尤里喜歡奧塔別克穿那身軍用禮服的模樣,但心裡他又覺得這樣的大場合應該要有件新衣服才行。

      「你怎麼不試試新衣服呢?」

      「維克多殿下也是這麼建議,不過我還是穿原本的就好了。」奧塔別克淡淡的說了這一句。

      聽出話中的意思,想到皇兄維克多居然同意了這件事,尤裡更不滿了。

      皇兄同意,他可不同意。他怎麼樣都是羅爾西亞皇國的皇子,他的伴侶,就算只要精神結合也沒有完整的標記,但奧塔別克就是他要過一輩子的人,怎麼可以讓他穿舊的衣服出席呢?

      尤里拉起奧塔別克的手說:「那我們做成對的衣服吧!軍用禮服你有,可是和我一對的衣服可沒有!」

      不許奧塔別克拒絕自己的眼神是真的湊效。奧塔別克點頭答應了。

      隔天下午,試衣服的事情從一個人變成兩個人,反倒是激起了設計師和裁縫師的興致,為兩人製作了一套既能顯明兩人關係,又能襯托兩個人各自氣質的禮服。

      設計師使用的主題便是斯諾女神與她的侍者。

      這一套新作出的衣服,反倒讓所有人都點頭了。看到尤里從厭煩變成期待著的表情,奧塔別克也覺得做什麼都是有價值的。

 

      尤里從幾天前就察覺奧塔別克在煩惱。雖然奧塔別克在他面前都會刻意不去想那些事,不想讓尤里知道自己的煩惱。但奧塔別克又忘了,尤里不是只有一個辦法知道他的心情,他那張幾乎沒表情的撲克臉上任何細微的變化都逃不過尤里的眼睛,總會被他正確解讀。

      趁著奧塔別克沒有注意,尤里從背後環抱住坐在沙發上的奧塔別克的脖子。奧塔別克覺得尤里果然就像貓,走起路來輕的沒有聲音,又老愛往自己身上磨蹭著撒嬌。

      轉頭的時候正好見到小貓列夫也以同樣的姿勢趴在大熊阿尤汗身上,奧塔別克偷笑:還真是一模一樣啊!

      「尤… …」

      奧塔別克轉頭想要呼喚他的瞬間,被尤里偷襲了,一雙溫熱的唇貼上奧塔別克的唇。當然尤里的體溫比奧塔別克要低,只是突然被愛人這麼一吻,誰不會覺得發熱呢!?

      他好歹也是個成年的Alpha,要不是身邊這隻Omega小妖精尚未成年,他恐怕都要直接撲上去吃掉了。奧塔別克再次感謝自己被訓練出了驚人的耐力和定力。

      把尤里抱過來,放進自己懷裡。小妖精還是一樣愛撒嬌,卻沒有像平時那樣拼命和自己說話,奧塔別克知道尤里在想事情。

      「怎麼了?」奧塔別克拿起桌上的梳子,一面問一面替尤里梳頭髮。

      尤里溫順地坐在奧塔別克的懷中:「吶!奧塔別克,你還記得我們的約定嗎?」

      奧塔別克愣了愣。什麼約定?他有什麼答應了尤里卻沒有做到的事嗎?奧塔別克搜索著自己的記憶。

      尤里知道奧塔別克在想什麼,補充說:「不是你答應我的事情啦!是當初說好的事,我要陪你完成夢想。你已經帶我回來,協助維克多打贏了這場戰爭,現在連彼得格勒都重建好了。你還是沒有告訴我,你希望我陪你去實現什麼夢想。」

      問出口以前,尤里就知道奧塔別克最大的願望是什麼了。

      他知道奧塔別克沒有放下過自己國家的情形,在意著正日漸衰敗的國家現在變成了什麼樣子。也知道奧塔別克想要推翻自己父親的原因、心情、計畫和堅決。還知道奧塔別克留下是因為自己,為了陪伴自己。

      「我… …」奧塔別克看著尤里。他不想尤里陪他去冒險。

      沒有直接戳穿奧塔別克,尤里只是倚在奧塔別克胸前說:「不管你要做什麼、要去哪裡,我都會陪你。我愛你,奧塔別克。」

      這是第一次,尤里將心中對奧塔別克明確的情感化為言語。

 

评论(17)

热度(65)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