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哨嚮〕琉璃夜:第六晚

#主CP:戰爭英雄奧塔別克X小皇子尤里;皇太子維克多X皇太子妃勇利

#其他CP:公主米拉X宰相之女薩拉;少將軍披集X小王子承吉

#幻想世界設定,哨兵響導設定、ABO設定。

前篇:第一~三章  番外一  第四暮  第四晚  第四夜  第四晨  第五暮  第五晚  第五夜  第五晨  番外二  第六暮

半罐糖?或是更多?反正整個第六章小芭都打算要甜了~(傻笑

以下。



第六晚:重建X重返

 

      按照過去的樣貌建成的皇城,只有一個地方卻被刻意改建過,那就是尤里的房間。

      偌大的房間之中,原先的起居室和寢室都沒有更動,但是在尤里的寢室裡多建了奧塔別克的寢室,打開門就可以通往同一個起居室。

      這個設計是顧慮到奧塔別克和尤里還不是正式結了婚的伴侶,又考慮到他們的婚禮也只是等尤里成年以後舉行而已,才做出這樣的設計,給他們兩人一個可以獨處的空間。

      皇城重建完成之後,尤里的空閒時間幾乎都和奧塔別克一起耗在這裡了。平時尤里上課的時候,或是他在忙碌的時候,奧塔別克也會一個人待在房間的起居室裡看書。

      這個在戰場上叱咤風雲的前戰爭英雄,倒成了守在房裡等伴侶回來的癡情人一個。

 

      當尤里親口說出愛他時,奧塔別克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就算他是一個耳朵最靈敏的獸王族,又是個感官超人的哨兵。

      「尤里… …」奧塔別克把尤里抱起來坐好,和他對視著「我沒聽清楚,再說一次,好嗎?」

      「不要!你會聽不清楚,騙誰啊?!」尤里嘟著嘴,撇頭看著窗外。

      瞧尤里鬧脾氣的模樣,奧塔別克覺得可愛極了,忍不住就要逗他一下:「你不說,我說!」把尤里的頭轉回來面對自己。

      沒有真的對奧塔別克動怒,尤里倒是順著奧塔別克的動作,只是寫著不滿的小嘴還是翹得老高,都快可以掛水壺了。

      奧塔別克專注地凝視著尤里的眼睛,說得再清晰不過:「尤里,我愛你。你是我這輩子最珍視的人。」

      尤里沒有立刻接話,但表情緩了下來。

      撫著尤里的臉頰,這一次是奧塔別克主動吻了尤里。本想就是一個雲淡風輕的吻,可是這樣並不能滿足平時習慣奧塔別克熱烈索求的尤里,他反過來用舌頭有一下沒一下地舔著奧塔別克的唇,試圖突破後方和主人一樣堅固的牙齒的防線。

      奧塔別克得承認自己的那些堅持和耐力,到了尤里面前就會蕩然無存。被尤里這麼挑逗,奧塔別克真要不出手,自己都覺得自己不是個Alpha了。按住尤里的後腦,奧塔別克的攻勢與占有是溫柔的,就像那輕柔包覆著尤里信息素。

      未成年的尤里信息素的味道並不強,事實上要不是因為奧塔別克和他有百分之百的相容度也沒辦法聞得這麼清晰。再來即便是微弱的氣息,因為那來自尤里,就足夠讓奧塔別克沉醉,讓他淪陷。要是尤里成年了,他恐怕深深得陷進去,像陷進流沙而無法自拔。真要是那樣,奧塔別克也不會有一絲後悔。

      奧塔別克舔拭、撫慰著尤里口中的每一寸,好像在品味自己所佔據的領地。奧塔別克專注於自己的攻略,享受著與尤里的軟舌嬉戲的愉悅,卻仍有餘裕顧及自尤里嘴角滑落的透明汁液,用自己的舌頭為他舔去。

      哨兵和響導的關係是對等的,相互支持。但Alpha和Omega之間卻不然,成年的Alpha的信息素十分強勁,具有讓Omega臣服的力量。不過出於對伴侶的愛,就是信息素最強烈的時候,也只會勾起自己的Omega對自己的渴望和依戀。奧塔別克對尤里,就是屬於後者。

      相互言明心意後的吻格外熾熱,等兩人總算分開時,尤里整個人都攤在奧塔別克身上。

      俯視著自己懷中的戀人,水靈的大眼正泛著水氣,一片朦朧瀲灩。瓷白的臉蛋刷上了桃子似的粉色,分外誘人。

      一樣勾人慾望的,還有那正攤明在奧塔別克眼前的腺體,雖然是暫時的,但咬穿那裡就能夠讓尤里身上染著自己的味道,讓所有人都別想覬覦他。當然這也得等尤里成年。

      不行!奧塔別克壓抑住更進一步的慾望。他不會為了自己的心急傷害了他的寶貝。

      「抱歉,我沒有克制住自己。」奧塔別克在尤里耳邊說著。他低沉又具吸引力的嗓音,讓尤里更為他傾心。

      尤里搖搖頭,給了奧塔別克一個微笑,就繼續賴在他的懷裡。

 

      有了上回的經驗,這回尤里和奧塔別克談事情時,先聲明了談話完之前禁止接吻。

      奧塔別克傻笑了一下。他的尤里即使是這樣霸道時也很可愛。

      可是尤里要談的事情就讓奧塔別克笑不出來了。「前天的問題你還沒有回答我。不要跟我裝傻,你知道我在說什麼事。」

      奧塔別克嘆氣時幾乎看不見也聽不見。尤里雖然沒有高強的視覺與聽覺,但是他是觀察奧塔別克表情的專家,誰叫他還能讀到奧塔別克的情緒呢?

      對尤里坦白過自己的身分之後,要說明這件事其實就容易多了。奧塔別克沒有保留的告訴了尤里自己國家的情況,自己的耽於作樂父親還有那些草菅人命的貴族,這些都是以往奧塔別克在述說自己戰鬥的故事時未曾提及的事。

      「我的夢想就是除掉這一切造成痛苦的源頭,讓人民過上平穩的日子。」奧塔別克說這些話時,語氣卻是平靜的。這是因為奧塔別克緊握著尤里的手的緣故,他的妖精響導總能讓他的心感到平靜安穩。

      「我們一起去吧!等維克多的登基典禮結束,我和你一起去。」尤里堅定地說「不論發生什麼事,我們都不要分開。」

      奧塔別克頷首,溫聲說:「謝謝你,尤里。」

      他在腦中規劃起將要走的路和要去執行的事情。奧塔別克想到他有尤里在,他絕對要完成這件事,然後給尤里幸福的人生。他相信就算自己計畫的和尤里所想的道路有所差異,也會通向同一個終點。

 

      距離登基典禮剩下不到一周的時間,賓客們先後來到彼得格勒。

      這天為了歡迎遠道而來的友人,勇利在庭院裡辦了個茶會。尤里主動去幫忙勇利準備,雖然他用了各種彆扭不坦率的表達方式。

      一方面,尤里覺得自從奧塔別克住進了皇城以後,他的時間都用在奧塔別克身上了。再怎麼說勇利都是除了親人以外少數願意接受自己壞脾氣的人,又是會願意陪自己談心的對象。嘴上不坦白,但尤里心底是覺得不想忽略勇利。

      另一方面,同樣身為Omega,尤里可看不下去一個懷孕的人自己搬東西、忙進忙出。就算那個寶寶還小不得了,勇利的身體也看不出來懷孕的模樣,尤里也不會放他一個人忙碌。其實尤里的本性是個溫柔的孩子。

      尤里是前幾天勇利親口告訴他時,才知道這件事情的。他還沒有成年,對於信息素沒有這麼敏銳,可以說尤里只聞得到奧塔別克的味道,也就沒辦法從味道的變化當中知道勇利懷孕這件事。

      「尤拉,我再去拿幾個盤子喔!」勇利算了下盤子的數量後這樣說。

      「豬排飯,你是要我說幾次才懂啊!你要是再做這些事情,維克多會找我算帳的。就是拿個盤子,我去就好。」尤里沒好氣地制止勇利,還把責任推到維克多身上,就是不承認自己想幫忙。

      「那就麻煩你了,尤拉。」勇利沒說出來,但他的確被尤里這樣子給逗樂。

      踏著輕快的步伐,尤里很快就到了廚房。

      事實上這種事情要求女傭去做就行了,不過勇利從以前就習慣親自動手,尤里也就配合著他。

      並非用餐的時間,廚房裡僅有幾個在為等下的茶會準備餐點的廚師,沒有在這裡幫忙的女傭。

      找他們幫忙就等於特意去打斷烹飪中的廚師,尤里想了一下就決定自己去拿盤子了。在櫃子之間晃了一會,尤里選了一套和勇利早先選擇的餐具風格接近的杯盤。把一旁的推車拉過來,尤里準備爬上櫃子將杯盤拿下來。

      一轉身,就看到奧塔別克拿著盤子站在那裡。

      「奧塔別克,你怎麼在這裡?」尤里是真被他嚇了一跳,自然是驚喜多一點。

      「我看到你跑了進來。」奧塔別克淺淺地微笑「我只是想找你。」

      尤里覺得自己可能不管過了多久都無法鎮定地接受奧塔別克用著那張面無表情的臉說出這種多情的話來。

      不做點表示尤里自己又覺得奇怪,尤里走到奧塔別克前面,近到讓兩人的胸膛差不多貼在一起,在奧塔別克耳畔說:「我也想你。」

      說出來真是怪害羞的,他們分開還不到一個小時呢!

      奧塔別克在尤里的額頭上留下蜻蜓點水一般的一個吻,然後迅速地幫他把那一組杯盤都放到推車上,再把這些都帶回庭院去。

      與奧塔別克並肩走著,尤里開始想到自己還有一年左右也會成年,到那後他當然還是跟奧塔別克在一起,他們會結婚,他們可以完全結合,再以後他也想要和自己最愛的人有自己的孩子。

      陪奧塔別克回到哈薩克耶烈這條路肯定不好走,事情肯定不好辦,可是尤里決心和奧塔別克在一起,管他是世界的盡頭還是任何險地,任憑天崩地裂或是其他的磨難,他都要不離不棄。

      

 

评论(23)

热度(67)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