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ABO】全世界【孩子番外一】關於我家爸比的神預測還有其他事。

#原作二十多年後設定。ABO設定,私設定多到不用說了><

#奧塔別克和尤里已經結婚,有孩子設定。

以下,奧塔別克和尤里的長子的視角。

外表像奧塔別克,內在偏向尤里,Alpha。

以下。

(一)關於我家爸比的神預測還有其他事。

       我的名字叫做我的名字叫做「寬迪克•阿爾京」,我還有一個俄文名字叫做「尼古拉斯」。目前正值十七歲剛剛度過分化期,面臨戀愛煩惱的年紀。

      我有一個小我四歲半的妹妹「崑蘇絲露•阿爾京」,俄文名字叫「葉列娜」。現在是個有點叛逆的初中生,不過依然很可愛。

      一般而言兩種語言的名字,最常見的情況就是正在學習外文。剩下的如果不是太閒太無聊,就是出生便有兩個名字的混血兒了。我和崑蘇絲露就屬於最後一種,我家Alpha爹地是哈撒克斯坦人,Omega爸比是俄羅斯人。

 

      說起我家爸比,他偶爾會提起他年輕時超級神預言的幾件事。首先就是我和崑蘇絲露的外表,還有爸比的友人兼前輩家的雙胞胎的外貌。

      和那對各自遺傳了雙親一半特徵的雙子不同,我完全就是爹地的翻版,而崑蘇絲露就是縮小版的爸比。關於這件事,爹地和爸比都感到很滿意的樣子,我想那絕對是因為我家爸比實在太漂亮了,崑蘇絲露像爸比的話可就是個天生的美人胚子。

      另一件事同樣跟我、崑蘇絲露和那對比我們年長的雙子有關。爹地說爸比他在我們嬰兒的時候就猜中了我們分化後的性別。比我年長三歲半的雙子分別是一個Alpha、一個Omega,而我剛剛確定了是個Alpha。要是之後崑蘇絲露的分化結果也如同爸比的預測是個Omega的話,我真的覺得我家爸比可以增加一個副業了。

 

      最後一件,說來丟人,是我喜歡的對象。

      從小看著我家爹地和爸比甜甜蜜蜜的,耳濡目染之下我一直覺得能和自己的Omega共組家庭是一件最幸福的事了。

      於是我從六歲開始就決定向我爹地看齊。我完全沒有考慮過自己會是Omega這件事,這就拜我爸比從我有記憶就不斷告訴我,我長大會是一個Alpha之賜。而我家那個愛我爸比愛到傻了的爹地也沒有阻止他… …不對!沒有阻止就算了,我的愛情觀和追伴侶方法都是爹地教的啊!就不怕老子一個意外其實是Omega嗎?

      失言了。

      總之我兒時的夢想就是在我心儀的對象剛分化的時候就把他追到手。對!就和我爹地一樣。但是等我大了一點我才發現這是件辦不到的事情。因為他比我年長啊!他分化的時候我還只是個小鬼… …

      坦白說,我還真的他媽的試著告白了。學著我爹地單膝跪在他面前說:『瓦列里哥,我喜歡你。』

      瓦列里哥美麗的琥珀色眼睛笑了笑說:『我也很喜歡寬迪克啊!寬迪克就是我最可愛的弟弟嘛!』

      我就這樣被拒絕了… …以瓦列里哥從他爸爸那裡遺傳到的脫線,他搞不好是真沒有弄清楚我說的是哪一種喜歡。

      我當然不會這麼輕易放棄。

      我就是聽著我爹地、爸比的戀愛史長大的,我可還有很多招數呢!

      話說回來,我也不知道我爸比是怎麼知道我喜歡瓦列里哥的。我爹地說我都還沒出生,瓦列里哥還是嬰兒的時候,我爸比就認定我會喜歡他了!夠離奇了,有沒有?

 

      再說說我家爹地,他也是很神奇的一個人。他在外人面前不太愛說話,也沒有什麼表情,其實對我們也是啦!老是「嗯!」、「嗯?」或是用動作來代替無數話語。但是他面對我爸比,可就精彩了。

      記得小學的時候,我放學回到家,剛打開門就聽到有人用俄文唱著情歌。平時爸比偶爾會唱歌給我和崑蘇絲露聽,但這明顯就不是爸比的聲音。我捏了好幾下自己的臉,才確定我真的不是在作夢。眼前爹地把爸比整個人抱起來,臉上竟是一抹陽光的笑容,用俄文對著爸比唱情歌,竟是現實!是現實啊!

      那時候我心理的衝擊是很大,但隨著我日漸長大,爹地會在我們面前跟爸比深吻,或是興致來了就一個新娘抱抱著爸比都是常有的事。至少爹地撲到爸比之前都會記得鎖門,不會像瓦列里哥和克拉拉姊的爸爸一樣忘記關門就和他們媽媽親熱起來。

      忘記關門那是克拉拉姊說的,別追問我。

      我家爹地偶爾也是會頑皮的,總愛逗得爸比不好意思地打他,然後我和崑蘇絲娜就會看到那個被爸比形容為騎士大人的笑臉。就像某次爹地偷藏了爸比的滑冰鞋,非要爸比親他才還給他。當然爸比親了,無庸置疑。

      爹地平時就是好說話、好商量的那一個,我做錯事時修理我的永遠都是爸比。但這不表示我如果躲到爹地的後面就可以免除被懲罰,他會把我拖出來交給爸比。

 

      但是那個寵愛爸比、疼愛我們的爹地也有很嚴格的時候,在冰上。

      『寬迪克,熱身要確實。』『寬迪克,不要給我急著練3A,先把3F練扎實。』『寬迪克!!!』

      在冰上,爹地就是一個超嚴格的魔鬼教練。

      多虧了我家爹地,我成功達成和爸比一樣在十五歲那年拿到國際滑冰總會大獎賽成人組冠軍金牌的目標。

      不過是拿金牌的人是我,我爸比親的人是我爹地!還是難得熱情主動的撲抱,再配上慣常的深吻。評評理!這夠不夠過分啊!?要不是我長得和爹地一個模子印出來的,我肯定要懷疑自己是撿回來的。

      而且他們是在等分區接吻!在我旁邊!搞的攝影機都拍他們不拍我了。我才是冠軍吧?!

      話說回來,我記得瓦列里哥的媽媽說過我家爸比年輕時可不喜歡這麼招眼的放閃,估計是被我爹地影響的結果。我家爹地沒表情還有沉默寡言,看上去就是一位坐懷不亂的君子什麼的都是騙鬼,他其實就是一整天想吃掉我爸比的惡狼。

 

      又失態了。

      這不是在牽拖,但要說我和爸比最像的地方,那絕對就是說話方式不會有其他了。

      別懷疑,他就是頂著一張絕世美人、傾城傾國的臉,一頭柔順金色長髮隨風飄逸,瞪大那比寶石更亮的翠綠大眼,然後口出惡言、教訓學生或是把我毒打一頓。

      然後到了爹地面前就會回復一隻被順毛的貓咪的模樣。

      相信我,到重要場合我就會變得正經八百的演技百分之百來自我爸比。不過我爸比堅持說兩種情況完全不一樣就是了。

 

      說了這麼久,好像忘了說我爹地和我爸比究竟是誰。

      我爹地人稱哈薩克的英雄,名叫奧塔別克•阿爾京。我爸比更出名了,有人說他是俄羅斯妖精,有人說他是冰上老虎,也有女粉絲稱他天使,他叫尤里•阿爾京,舊姓普利謝茨基。沒錯,就是從第一次參賽成年組就奪得金牌,一路贏到退役,讓其他人都只能爭銀牌的尤里•普利謝茨基。

      我得承認有這麼出名的雙親是挺累人的一件事。但比起煩躁,我恐怕是驕傲多一些吧!就是… …「老子天生就是比你們厲害,有意見來單挑啊!」的感覺吧!

 

评论(25)

热度(144)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