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ABO】шоколад【第五樂章】

#主CP:奧塔別克X尤里 

#副CP:維克多X勇利

#原著十一年後設定,ABO設定。

前篇連結:全世界  If Only...  序章  第一樂章  第二樂章  第三樂章  第四樂章

先說好,要是跟奧塔別克一樣被嚇到不要來追殺小芭我OAO
這絕對不是因為想睡覺故意欺負人… …

以下。


第五樂章:杏仁公主

 

      「再向前走了一會兒,森林中的景象就愈來愈清楚了,在遠遠的地方,終於出現了他們的家。他興奮的跑了起來,衝進屋裡,抱住他畢生摯愛的人的脖子。」

 

——改寫自《糖果屋》

 

~X~X~

 

      尤里最近有個煩惱。

      懷孕第五個月肚子開始變得明顯,連帶著總感覺衣服變緊不少。尤里屬於可以很快恢復身材的類型,配合訓練一下子就能回到纖瘦的身材,因此他一點也不擔心這點。

      沒有適合的衣服穿可是燃眉之急。尤里對穿著過緊的衣服非常不能接受,但是懷寬迪克時買的寬鬆衣物全是冬裝,現在讓他穿簡直是要命。

      尤里站在衣櫃前面猶豫好一會的結果,就是奧塔別克看見尤里只穿了一件他的圓領上衣走到飯廳吃早餐。

      這一幕,害得奧塔別克險些失控。

      奧塔別克的上衣當然是比尤里自己的大上不少。尤里穿起來露出了兩道清晰的鎖骨,右邊的香肩也露了大半。下襬只蓋到大腿一半的地方,一雙美腿剩下的部分都晾在外面。說有多誘人就有多誘人,說有多嬌豔就有多嬌豔。

      這非常不妙啊!對忍耐了這麼久的奧塔別克來說實在太太太不妙了!

      雖然醫生說這個時候就算有親密行為也沒有關係,但是奧塔別克是會等尤里自己要求的那種人。然而他覺得自己引以為豪的自制會被自家這可人的Omega逼得所剩無幾。

      不知道是剛起床大腦還沒有開機,又或著是故意要撩火,尤里像隻小貓雙手攀上奧塔別克的背環著他的頸項,那讓他穿上這件衣服的突出腹部就貼在奧塔別克堅實的後背,踮起腳尖讓頭整個超過奧塔別克的肩膀說:「好香。我餓了。」

      奧塔別克深深吸了一口氣,發揮最極致的克制力:「快吃飯吧!」

      「嗯!」學著奧塔別克輕聲允諾,尤里鬆手之後走到餐桌旁。

      從來沒有一餐可以這麼考驗奧塔別克。吃進嘴裡的東西是什麼味道他都不知道了,腦中忙著跟自己的慾望對抗,無心去品味任何的食物。

      而罪魁禍首還毫不自覺地在他面前各種大動作,過大的領子藏不住底下甜美的身軀,有意無意地就能透過領口一覽無遺。

      看的到卻吃不到,根本就是天堂和地獄的綜合版。

      最終莫可奈何的奧塔別克放下叉子,走到客廳拿手機。

      「貝克?怎麼了?」尤里不解地問他,玉手揪著奧塔別克的衣角,從奧塔別克的角度正好可以飽覽衣下風光。

      奧塔別克控制著自己的目光只看著尤里的臉龐:「去打電話跟維克多請假,今天帶你去買新衣服。」

      「為什麼?穿貝克你的衣服這樣挺舒服的啊!」尤里仰著頭看著已經夠沒有表情卻還能更僵硬苦撐著的奧塔別克,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模樣。

      奧塔別克倒抽一口氣,果決迅速拉高尤里身上衣服的領子,調整到最保守的角度,雖然還是露出那完整誘人的兩道鎖骨。「在家就算了,但你總要出門!」

      這一點尤里沒有辦法反駁,只能順了奧塔別克的意思。

 

      聽到奧塔別克請假原因的維克多第一個反應是:「讓尤里奧穿著你的衣服不好嗎?像我就喜歡看勇利穿我的衣服。」

      奧塔別克傻了一下,這兩個人有時在奇怪的點上還真像兄弟。

      「當然不好,尤拉只能在家這樣穿,讓我看。」奧塔別克臉上掉著幾條黑線,回答那準是在電話另一頭笑彎腰的教練。

      「奧塔別克的佔有慾還真不是一般強呢!」維克多半開玩笑地說。

      「我相信自己還是輸維克多您一節。」不疾不徐地反將維克多一軍。奧塔別克其實對自己想霸佔尤里的慾望還是心知肚明的,平時他能放尤里自由地在公眾面前大放異彩,但在尤里孕育著他們的孩子的現在,他心底裡是想把尤里護在自己身邊,不讓其他人觸碰。

      但是他的愛超越了慾念,因此奧塔別克不會真的這麼做。

      碰上這不好對付的學生,方才那一句也算鬧夠了。對奧塔別克的調侃,維克多不否認也不承認:「也許是喔!總之你今天就帶尤里奧去多買幾件衣服吧!」

      切掉電話,奧塔別克認定這惟恐天下不亂的教練必然是抱著看好戲的心態在跟自己通話。

 

      等寬迪克也吃飽後,包含還未出世的寶寶在內一家四口便去逛商店街買衣服。

      尤里暫時穿身上的上衣還是奧塔別克的。奧塔別克選了件不用扣住第一個扣子就能完全遮住胸口的襯衫讓尤里穿。褲子則是懷寬迪克的時候買的幾件當中最薄的那一件。

      奧塔別克自己穿了顏色相近的襯衫和一樣是黑色的長褲。這不算是情侶裝,因為寬迪克也被爹地做了一樣的打扮,是比情侶裝更傷害旁人眼睛的全家親子裝。

      走在街上,兩個大人和奧塔別克抱著的寬迪克都帶著墨鏡,反而讓周遭的人不時將目光投向他們。

      被認出只是遲早的事情。於是一看到中意的店家他們便快速走進去。

      在室內帶著墨鏡,沒有被當成可疑人物的概率近趨於零。就算是滑冰明星也不會在這種時候耍特權。拿下墨鏡之後的幾秒之內,他們一家就被店員識出身分,立刻升級高規格禮遇。

      尤里天生就有著模特兒都自嘆不如的身形,就算是懷孕的現在也是什麼衣服穿在他身上都好看。

      寬大的衣服或是下擺稍長的上衣讓尤里穿著,有種連女性都望之莫及的美。幾位店員像是挖到寶一般,爭相挑選衣服希望尤里能賞臉試穿。

      今天出門就是為了買衣服,又有丈夫兒子陪著,心情美好的尤里很有興致地試穿了店員拿來的大部分衣服。

      每穿上一件尤里就會在奧塔別克面前晃一圈,問他:「好不好看」

      沒有幾件之後,尤里就抗議了:「貝克,你能有好看或是很適合以外的答案嗎?這樣我不知道要買哪幾件!」

      奧塔別克聳聳肩:「我是認真的,你穿都很好看。我看不如全買了吧!」

      尤里搖搖頭:「這種不知道究竟以後還會不會穿的衣服,不用買多。」他寧可把錢拿來給孩子添新東西。

      拜商店街的女孩們八卦又守不住秘密的性子,兩人帶著孩子到店裡來的事情很快傳遍了整個商店街。

      才提著新衣服踏出店門,門口已經有許多人搶著圍觀。不少店家熱情的招呼著,希望奧塔別克一家可以光顧自己的小店,他們的眼底透露心中相信這肯定會因此帶來一陣人潮的事情。

      即是心情再好,面對這麼一大票人,尤里還是會覺得煩躁。

      拉著奧塔別克大步走了好一段路,一間吸引他眼球的店家出現在面前。那不單親子裝而已,衣服上面有老虎!完全就是投尤里目前所好的類型。

      不需要多餘的考慮,他們走了進去。

      才覺得這間店進來了半天都沒個店員來打擾他們還真夠稀奇,沒多久經理就親自出馬了。

      不開口什麼都還好,一開口就是邀請尤里拍攝平面廣告。

      奧塔別克是想要拒絕的,可是尤里對於帶寬迪克一起拍照這事很心動,奧塔別克考慮後狠下心答應了。

 

      要拍廣告的那天奧塔別克先騎車送尤里和寬迪克到拍攝地點才去冰場。

      他當然想親自陪著尤里,不過尤里堅持自己沒有問題,要奧塔別克專心練習。他保證有勇利陪著不會出什麼大問題。

      做出讓步的還是奧塔別克,他答應只請半天假,中午他就會過來一起吃飯,然後陪尤里和兒子繼續下午的拍攝。尤里固然不想耽誤奧塔別克的訓練,但他沒有拒絕,一部分是因為不願奧塔別克憂心,更大部分是他自己越來越黏著奧塔別克。

      拍攝的工作很順利。

      工作人員都稱讚沒有遇見過寬迪克這麼乖的小孩參與拍攝。這一點讓尤里驕傲的不得了,他的寶貝大兒子就是比別人家的孩子優秀。

      休息時間裡,尤里讓寬迪克坐在自己腿上。收到爸比稱讚的寬迪克更是乖巧的坐著讓尤里餵他吃點心。

      「寬迪克就和爹地一樣喜歡尤拉呢!」勇利摸摸寬迪克的小腦袋。

      這一句對尤里來說聽著可樂著呢!

 

      在旁人看來奧塔別克就和平時一樣專心,一樣優秀。

      可是身為教練的維克多還是能發現奧塔別克的心在其他地方。沉思了幾秒,他其實不想責罵奧塔別克,角色交換一下,他自己不用想都知道是會不管雅可夫會不會氣炸都去陪著勇利的那種人。

      今天就提早一點休息,五個人一起吃個午餐,然後順便可以把勇利帶來冰場!維克多在心中決定。

      突然間,他的手機響起來,電話傳來勇利哭泣的聲音… …

 

      以維克多剛才開車的速度,他和奧塔別克沒有出車禍真的是奇蹟。

      一踏進拍攝現場,勇利就撲進維克多的懷裡。被嚇壞的勇利什麼也說不清楚,本來就脆弱的他在維克多面前眼淚更是肆無忌憚地宣洩出來。

      舞台上的景像讓奧塔別克差點停了呼吸。巨大的吊燈就墜落在上面,分外顯眼、駭人,燈的角落沾上的血跡是那麼刺眼。他不敢去想勇利沒說清楚的事情到底是什麼… …

      「喂!貝克!你在看哪裡啊?」

      聲音是出現在後面。奧塔別克轉身,就看到尤里手中抱著寬迪克、鼓著臉頰站在那裡。

      看到奧塔別克整個人都驚呆了,尤里走到他前方,撫上那從不曾在他人面前落淚的眼角:「我現在懷孕又抱著迪克,沒有辦法像炸豬排那樣撲抱啊!」

      掌心的溫度,和尤里為了安撫特意發散出的薰衣草香,讓奧塔別克才相信尤里真的沒有出事。他緊緊把尤里和寬迪克擁進懷裡。

      「太好了… …太好了… …」奧塔別克反覆說著這句話。

      當發現奧塔別克頭靠著的自己的左肩被打濕,尤里心裡不禁刺痛了一陣。要是自己沒有這麼堅持,就不會把奧塔別克嚇成這樣了!其實在吊燈落下之前,工作人員就把他和寬迪克推開了。就連那位工作人員也只是腳上被劃出了一道傷痕,他跟寬迪克真的是一點傷都沒有。

      但是不管自己和孩子身上有沒有受傷,尤里知道自己都傷害了奧塔別克的心,險些失去他們這個事實就算奧塔別克是個強大的Alpha也承受不起,也會流淚,他們已經是他活著的意義。

      「對不起,貝克。」尤里說著,心情也很沉重。

      奧塔別克抬起頭搖了搖,給了尤里一個微笑:「只要尤拉你和寬迪克沒事就好。」現在知道尤里和孩子平安的喜悅大於一切,他沒可能發火。

      尤里主動給了奧塔別克一個吻,回應著奧塔別克搶取主權後的侵略,兩人無視著周圍,貪求彼此地吻著。

 

      後來因為脾氣最壞的尤里幫工作人員說話,表示他們真的沒有疏失。奧塔別克和維克多都打消對工作人員發火的意思。

      還是去享用遲來的午餐,平復自己的心情更實際一些。

      離開現場,兩位Alpha摟著伴侶的手都更緊了。尤里都乖乖的依在奧塔別克懷裡,原本就溫順的勇利就更不用說。

      他們都絕對無法失去自己靈魂相繫的伴侶。

 

PS:杏仁公主巧克力,含意:變化無常

 

评论(16)

热度(87)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